捡到的小鬼

一个关于酒吞童子的小故事,大概可以打上酒我tag,但十分的清水,倾向也不明显_(:3」∠)_




阴阳师捡到了一个小鬼。
小鬼有着一头火烧云似的长发,记忆有些残缺,除了自己的名字和仿佛与生俱来的本领,其他什么也不记得。
“你是怎么流浪到这来的?”
小鬼不答,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阴阳师递去一个白面馒头,小鬼依旧对她不理不睬。
阴阳师又递去一碟肉,一壶酒,一点小菜,小鬼转头了。
“有人追我,我就跑到这来了。”
“他们为什么追你?”
小鬼嘴里塞的满满当当,咕咚咕咚喝下好几口粗酒。
“谁知道呢,他们一心要杀了我,却又奈何不了我。”末了,还不忘埋汰几句。“哎,你这酒,真难喝。”
阴阳师看他这幅样子觉得有趣,“那你要不要住下来,我不追你,也不杀你。”
“切。”小鬼不屑地将嘴里的骨头渣子吐在泥地里,“凭什么让我住在你这鸟不拉屎的小地……”
话还没有说完,小鬼就见到了站在阴阳师身后的一众妖鬼,这些妖鬼似乎和他一样,又似乎有些许不同。
“凭在这里,会有你的朋友。”




「真是满口大话。」
小鬼满不在乎地摇了摇酒壶,确认最后一滴酒液都被吞进肚子了,才将空壶随手抛了出去。
「我才不需要什么朋友呢!」
虽然这么说着,小鬼还是双手枕着脑袋,悠闲自得地住了下来,既然住了下来,自然也就告知了名字。
按照人类的年龄来换算,酒吞童子大约还是个小少年,有些没心没肺,还有点心高气傲,爱喝酒,爱吃肉,也爱打架,好在寮里从来不缺爱打架的式神。
酒吞童子没有成为阴阳师的式神,他自由自在惯了,阴阳师自然也不会强迫他,反正酒吞童子妖力充沛并不需要借助阴阳师的力量。
阴阳师在寮的四周附加了结界,结界外给人茅屋的假象,内里其实是布置精巧的庭院,酒吞童子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居然也会萌生出家的眷恋感。
“吞吞,我带了好喝的酒哦!”
阴阳师手里提着两小罐佳酿,将覆了雪的外衣脱下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都说了别这么叫本大爷!”
嘴上不耐烦着,酒吞童子还是很开心地快步走到女孩对面坐下,酒盖还未开,他就先凑上去深深吸了一大口酒香。
就在前不久,酒吞童子在院子后面的枫林里修炼,忽然悟到了关键处,力量瞬时暴增,回来的时候不仅容貌有了些许改变,连着口癖也更改了。
“啊,真是悠闲的日子啊。”
酒吞童子像只大猫一样舒展着四肢,嘴里喝着酒享受着午后慵懒的阳光。
“你有些太闲散了吧,吞吞。”阴阳师手里的酒碗还没有被享尽,食指轻轻地摩挲着碗壁,有些忧心地说,“最近外面不是很太平,大家都要小心一些。”
“哈?”酒吞童子一骨碌坐起来,他伸出右手的小指掏着耳朵,“谁要是敢来这里闹事,本大爷第一个饶不了他。”
“真是可靠呢。”阴阳师笑起来。
“那是当然的吧。”酒吞童子一骨碌坐起身,金灿的阳光给他酒红色的发丝镀上一层明媚的光,让他自信满满的笑貌显得更加耀眼,“本大爷可是鬼王!”




预料之中的灾祸提前到来,似乎为了抵御外界的冲撞,阴阳师耗费了十分大的心力。
可惜在酒吞童子察觉之前,他就被咒术束缚住,力量被强制封印在体内,成了笼中困兽。
“酒吞童子,你的脑袋是我们的了!”
进犯者黑压压地聚集,咄咄逼人地将阴阳寮团团围住。
“喂,本大爷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
酒吞童子傲气依旧,围困在他周身的符文忽然剧烈地震动,血红色的妖力从罅隙里迸发,如火舌一般刺出去,镇吓得进犯者纷纷踉跄地向后退。
“你们怕什么!他现在只是一个妖力不足的小鬼!”
酒吞童子欲再向前,被阴阳师厉声喝住。
“你不能再过去了!”说着再一张金色的结界护住了所有人,酒吞童子的虚张声势被她一眼看出,他若再上前,就算拼上她一条命估计也收不住可能会有的悲剧。
“一起上!”为首的进犯者气急败坏地招呼身后的同伙,“连这个女人一块弄死!”




整个寮的式神都在为守护结界而奋斗,只有酒吞童子什么也做不了,明明是他一个人的灾祸,却让所有人一同承担了。
他想起自己曾经信誓旦旦的承诺,后牙槽快咬出血迹。
他酒吞童子,什么时候这么软弱无能过?
“不要担心,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
一个式神在酒吞童子耳边安慰。
“吞吞。”阴阳师扯起嘴角的微笑,“我们还用不到你出马呢……”
刹那间,一道火光将酒吞童子彻底笼罩住,冲破了阴阳师布置的结界直插云霄,掀起巨大的风浪。
众人惊呼出声,往红光处看去,影影绰绰可以在光柱中辨识出一个少年慢慢舒展四肢,躯干成长为一个成年男人的模样,长发浮起,飘扬着散发满溢的妖力。
光芒渐渐柔和,酒吞童子缓缓落下,他此时此刻的样貌令那些进犯者倒吸一口冷气,似乎这才是他们真正畏惧的鬼魅。
酒吞童子反复试着握拳再张开,张开再握拳,随之抬首,睥睨着那群乌合之众,“你们要杀本大爷?”还没有等他们开口说话,为首者已经被瞬间出现在他身后的酒吞童子摘下了首级。
“你们杀不了本大爷,也杀不了这里的任何一个。”
“饶……饶命!”乌合之众群龙无首,很快就丢盔弃甲四处散逃。
酒吞童子并不急着去追他们,他回过身,朝众人露出一丝笑意。
“我好像来晚了。”他抱歉地挠挠头,“但我保证,不会再有人敢来这里闹事。”
他背起自己的酒葫芦,来到阴阳师跟前,“我好像再也不用你给我买酒了。”
阴阳师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她接过酒吞童子伸来的手,柔和地说:“偶尔换换口味没准也不错。”
“酒可以替换……但你们不行。”
酒吞童子说着,重新张开了结界。

 
评论
热度(9)
© 雪断桥|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