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音】傻白甜一下

LOFTER总是清格式好忧伤啊,以前为了开心马的东西,补个尾巴XD

以前总是在写镜音同人,虽然现在看着挺黑历史的,但是大本命啊,回看……还是挺……萌的吧?



晚会还是照常进行了。

镜音铃提着雪白的裙摆,踏着晶蓝色的高跟鞋,小跑着赶往大厅。

她有点害怕,因为镜音连没有陪着她来。

就在前一天她和连吵架了,正在气头上的连二话没说就把之前说好的事情给吹了。

“你这么厉害,就自己去吧!”

就这么一句话,一下子把铃给击闷了。

看着连气得连背部线条都绷紧得硬邦邦,叉着腰气急败坏地在原地踱来踱去的样子,她就不敢上去说声对不起。

算什么嘛,明明她才是姐姐!

铃这么一想,又觉得委屈,这死小子从什么开始蹬鼻子上脸的?

哦,打从娘胎起的……

铃觉得更憋屈了。



今天是高中晚会,饯别用的。

铃踩着颤颤巍巍的高跟鞋,那鞋子跟很细,第一次见的时候铃就吓了一大跳,这么细连根手指粗都没有,要是踩着什么软的,一定是个窟窿。

然后她就想到了足球赛中的断子绝孙脚。

铃的这身礼服是未来姐姐特意提前一周去替她订做的,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未来姐姐就是对这件事特别上心。

她说,就算是为了小玲的胸她也要亲自去订做一套。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铃满怀疑惑地从她低胸的裙子里抽出两张软绵绵的东西。

可惜到现在未来都不肯告诉她那是个什么。

铃到场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了,她环顾了一周,真的没有看见连。

她撇撇嘴,不屑地想。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不是一个人来了”

在这之前,铃还赖在厕所里,假装自己得了痔疮疼的不得了。



几乎所有人都来了,毕竟这就像个毕业晚会一样,主办方还请到了不少学姐学长。

铃认识的人不多,但只要是认识的就都是很熟稔的朋友。

她拉拉一旁亚北的衣袖,问她

“那里的肉可以吃吗?”

亚北穿得很成熟,她看看铃的打扮就知道是出自谁手,还好这次那个人识点分寸,手下留情了。

她戳戳铃金灿灿、毛茸茸的脑袋,戳得她脑门上的蝴蝶结也一颤一颤的。

“就想着吃,连呢?怎么没有陪你来?”

“哦,他啊,出门的时候解大手把坐便器弄堵了,芽衣子姐姐要他修好才放他走。”

亚北一脸意犹未尽地看着铃,可惜铃一门心思在怎么拆解眼前这只肥鸡上。

“你又惹他生气了?”

铃差点一口呛着,要是隔天娱报出现头条新闻,某中学因为一条肥鸡腿而使一位青春少女失去生命,是蓄谋已久,还是爱情纠葛,道德沦丧下到底是何种原因,让我们一起锁定BLABLA……

铃已经能想象出家里的那些人笑得是何等的丧心病狂。

就在铃要为身为长辈的自己辩解时,连可谓满面春风地来了,第一件事情就是摁住姐姐的头往死里揉。

臭小子……

然后连的腰肉就被狠狠掐了一把。

亚北看着两人又要开始喜闻乐见地瞎搞,非常识趣地拍拍屁股就走。

新买的钛合金狗眼可是很贵的。



“我还以为你肯定不敢来,躲在家里通关马里奥。”

连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铃的身后并且圈住她的腰。

“哼!把你的鸡爪子拿开!”铃看连放低了姿态就开始使使当姐姐的威风。

爪子被铃一巴掌呼开,连也不坚持。

“啧啧,你又胖了。”

然后虽然细但杀伤力绝对不可小窥的鞋跟就狠狠踏在了连的皮鞋上,连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非常不容易地从上下牙间露出一条缝溜出几个字。

“这么不留情面……”

铃向他吐吐舌头,继续专心致志地研究怎么攻略眼前的鸡腿。

连叹气:“好吧好吧,之前是我错了,你看我今天不就来了吗?”

好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刚撕好的鸡翅就塞进了嘴里。

“我又不是没有长眼睛……”小声嘟囔着,铃微微瞅了一眼连,脸有些浅浅的红,回过身去就走。

晚会的灯光很尽责,光怪陆离的,将人与人本来清晰可见的距离模糊得时近时远。连看着铃,若是可以,自然相聚总要比相离多,欢笑要比落泪美,尽人事后才够听天命,而他也想用尽一辈子来陪伴这个女孩,白首到老。

连尝了一口手里的鸡翅,味道不错。

“你的鸡腿不要啦!”

“怎么可能!我回去拿盘子!”

  


 
评论
热度(3)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