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剑师徒BG】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提前一小时撸撸撸撸撸粗来了!藏剑内部师徒BG,网游设定,愿天下师徒都是有情人!!!!(???



扬州城内热闹,城外也不输下多少。

人来人往,玩家大多三三两两结伴准备过年,在日常任务品茶的那个小土坡上突兀地站着一个小小身影,背着一柄硕大的金蛇重剑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城外的广场,从夕阳西下一直站到夜幕降临,这是点卡区。

 

 

叶挽歌在年末挣扎了一下,还是放弃蹲电视,开电脑登入了这个藏剑萝莉号。

照例一上线她不翻牌,不解玲珑密保锁,不看活动,直接点了好友列表,看到莫若流年的名字还是暗的,撅撅嘴就双击w再空格爬上了小山坡。

今天新年有特别活动,没准师父会上线。

然后她就开始等,直到月亮都挂了起来。

 

 

叶挽歌是大号,也是直接用了真名。当初是因为有可爱的小伙伴怂恿她来剑三,她磨不过才来的,结果第二天小伙伴就死情缘了,非常负责任的立马就A,留她一个从没玩过网游的新手小白慢慢摸爬滚打升级上去。

她本来是想干脆卸载客户端的,反正还没有付点卡钱,可还停留在稻香村的时候,连怎么焦点怪都不知道的她差点被果子狸给咬死,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跑到她面前,几乎要把她的视线给遮了,随之是一套金光流离的剑势效果,那群果子狸就嗝屁了。

叶挽歌可以说是两眼金光闪闪,像是看见了自己的白马王子那样愣在那里死盯住这人不放。

“新手小白?”

叶挽歌当时是鼠标走路,一时间找不到哪里书写文字,等找到了飞快输出后,又找不到哪里发送,急的鼠标乱点,在莫若流年眼里就是这只小鸡雏满场到处乱飞。

好不容易,叶挽歌回:“是。”

然后莫若流年就收了她徒弟。

“你先接受,我这几天有点忙,等忙完就来带你。”

顿了顿,莫若流年又补充一句,“我是你大师父。”接着就下线成了灰名。

叶挽歌傻呆在原地,师父都是这么来去匆匆的么?

 

 

对剑三已经大概了解了的叶挽歌也从莫若流年的图标中看出他是个藏剑成男,于是没半点犹豫,她就点了那白胡子飘飘的老爷子,乘了船去藏剑山庄,在庄外感叹一下藏剑真有钱啊,西湖边建了那么大的房子。进了庄就忍不住先逛起来,结果一不小心迷路,到处轻功可又老是挂墙上,又不会看地图,半个小时一直循环在掉河里和轻功摔死这两件事情里……

可谓筋疲力尽地最终爬到叶晖跟前时,她又在到底是选问水诀还是山居剑意间认真思考了半小时,虽然之后在她成为一只“大叽萝”后她发觉这种思考其实是根本没有意义的。

 

 

说好的几天其实有点长,莫若流年几乎是半年后才重新上线的,可惜的是叶挽歌上线时间也不多,因为还要上学,也就周末玩个两小时,又不组队打本,简直把网游当单机打,堪堪七十多级。

莫若流年上线后,看见自己这个小徒弟的名字亮着,就一个神行飞过去了。叶挽歌看见他可谓又惊又喜,入庄以后她就改了键盘操作,为了表达内心汹涌的激动心情,她又满屏开始乱跑,真实还原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事实证明,女孩子触景生情就更容易激动,之后莫若流年带她刷本打JJC入阵营,她简直是错误百出,从此以后她就深恶痛绝,再也不打鸡血似地满屏跑了。

有师父陪伴的时间,日子简直像吃上了双倍玄九丸,对剑三这个游戏的深度了解让她觉得之前的日子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并且非常好的,她还没有丢下节操。

一次叶挽歌和莫若流年组队在野外,有一个头顶“萝莉都是我女儿”id的花哥胯下骑着大鸟急匆匆飞过来,刚潇洒下鸟,就对叶挽歌近聊。

“小叽萝,我当你绑定奶好不好?”

身为一个藏剑,谁不有一个能有一个绑定奶的崇高理想,虽然有点心动,但一想到带自己刷鸡小萌刷金蛇刷玄金的师父……叶挽歌郑重地拒绝了。

就在她拒绝后的一秒,那花哥就被莫若流年仇杀了。

“师父……”

“我没事,我来教你怎么蹲点抓好马。”

叶挽歌当时想的是我知道师父你没事,那花哥几乎是被你转转转转死的,都没还手的余地……但很快她就屁颠屁颠跟着愉快地抓马去了,顺便从花哥尸体上踩了过去。

至少还是看到胖次了,花哥还是赚了的。

 

 

但直到有一天,莫若流年的名字就再也没有亮过了。

莫若流年没有说过什么,A之前也没有什么前兆,就突然有一天消失了不见了。他A掉的第二天,叶挽歌的邮箱里就多了几十万和各式各样的东西,满满一大箱,看得叶挽歌愣愣地,心情就像两人刚见面时那样,澎湃的快,心凉的也快。

如果师傅下次再上线,她觉得她会去仇杀他……

 

 

新年大家都在帮会吃饺子吃汤团,在莫若流年A掉后,她就退了原来那个帮会,加了一个新的,可是从来没有在帮会频道里说过话,更不会过年时回去吃除夕饭。

她站在小土坡上,看每一个出现在这里的名字,她记得莫若流年最后一次下线是在扬州,那时候她对他说她养出了双人同骑,要邀他上马,莫若流年答应了,两人简单在扬州照了一下相,莫若流年就说有事要先下线。

那时候她没有多想,就这样失去了师父。

想着想着叶挽歌就有点想哭,师父的名字暗了一年多了,快要零点了,看看自己白烧的点卡,叶挽歌有点放弃了,从山坡跳下来准备做一下茶馆。

就在她要双击W,飞去老板娘那儿时,她被人密聊了。

“徒弟。”

刷的一下,叶挽歌停下来,脚下扬起尘土蒙了她的眼睛。

“徒弟,新年快乐。”

她转过身来,正好是那个大藏剑骑着马邀请自己同游。

她觉得眼眶有点湿,点了同游的取消。

然后穿着破军的小叽萝便在扬州到处跑,良久才停下来说。

“师父,新年快乐。”

广场上不知道是谁放起了烟花。


 
评论
热度(4)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