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2015年份的33生贺

生日快乐~



雪刚刚停,天空便放晴了,这昆仑的气候一向阴晴不定,今天却是格外宽容,没有了天寒地冻的刁难,苍白的穹顶映着辽阔的雪地显得一派晴朗,就连寒风也不如往常肆虐,变得迟缓虚弱许多。

穆玄英挑到了一个好日子,他这么想,忍不住又往手里呵了口热气,然后上下摩擦起来。这比他上一次偷偷跑来已经好受多了,那一次大雪气势汹汹,蒙的他眼睛都要睁不开,虽然脸被刮得通红,却没有丝毫的退却和悔意,直到在风雪里看到那个约定好的人,才急急忙忙地迎上去,顺带送给他一个大大的喷嚏当做见面礼。莫雨见了他狼狈的样子,话还没说就先解下了自己的外套,连着那颗湿漉漉的脑袋一起兜上了。

“笨蛋,这么大的雪就不要来找我了。”

毛毛那时候还比较小,一听莫雨说不让他来,心里就泛酸,他干脆一把抱住莫雨的腰,将头埋在少年人的胸前,声音闷闷的。

“小雨哥哥,我想见你,你都不想见我吗?”

糯糯的嗓音柔柔地吹进莫雨的耳朵里,让他耳朵根有点烧起来,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淡淡的神情。“什么想不想的,你要是感冒了,还不得是我来照顾你。”说着就把毛毛揽怀里去往附近的住处躲雪。

好巧不巧,莫雨一语成谶,毛毛病得床也下不了,不仅本来打算好的行程全部取消,毛毛还为此被莫雨说教了许久,虽然当事人烧得晕晕乎乎的,可能根本什么都没听进去,但唯一记得的就是莫雨精心的照料和恍惚中一个略凉的触感轻轻落在了他滚烫的额头,然后带着呼出的丝丝热气,缓缓移到了脸颊,最终点在了自己的嘴唇上。

那是什么呢,毛毛迷迷糊糊中伸出手胡乱摸着,就这样摸到了莫雨的手指,之后直到醒来都没有再放开过。

穆玄英想起往事来有些脸红,他又向掌心呵了一口热气,如今他都十五多了,思念之信寄出很多,却没有多少能寄到莫雨手里,自然回信收到的就更少了。他现在悄悄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静静地等待着莫雨,四五年未见不知道莫雨有没有变一个新模样,盟里的男弟子一到十七十八就像脱胎换了骨,让他忍不住对莫雨也期待又惶恐起来——到时候可不要连人都认不出来,那就糗大了!

远方似乎有人一批人向这里跑来,穆玄英便将自己更往里缩了缩,跑在最前头的是个面部有烧伤的男人,后面紧跟着几位大汉,男人被追的很紧,穆玄英看到他手上脚上的镣铐大概猜是逃跑的奴隶或是囚犯。穆玄英看着他们越跑越近,本是没什么,等他们过去便好,谁知那出逃者忽然脚下一转,直往穆玄英的方向跑来。穆玄英心中一哆嗦,要是被发现了不提见不到莫雨,可能连小命都要一起丢。穆玄英握紧了身上的重剑,要是真的背运,最坏的结果也得是拼个你死我活,反正不能窝囊地死去。

正当穆玄英草拟了万千种可能发生的状况,却听一声哀叫,那人已经死了。惊叹之余,穆玄英探出头去,看其中一个大汉探了探那人的脖子,就往不知道是何时出现的男子那儿去了。

“少爷,人已经死了。”

男子闻讯点了点头:“你们先回去。”

那人本来是要抓活口,现在突然被少爷杀死了,众人也不敢多说,领了命就纷纷返程。

现在就只有穆玄英和那男子两个人,相距有二十尺的距离,穆玄英直勾勾地盯着他,这人穿着修身的白色大氅,附着雪白的毛领子,里头衬着红色的单衣稍稍敞露着胸脯,脚踏一双鹿皮的短靴,长裤利索地塞掖进靴筒里,腰间是两把封在刀鞘里的弯刀,一头黑发过了肩,看着可还算穿的规矩。

他的随从已经走远,那男子忽然就看向穆玄英躲藏的地方,微微叹了一口气。

“毛毛,你还不出来?”

穆玄英心中一喜,笑容立马藏不住地绽开来,见他灵巧地一跳,就从堆积的和小山似的木柴里跃出,向莫雨跑去。

穆玄英估计是接受了上次的教训,他原就穿着冬装,这次出来还特意多披了一件边上滚了绒的蓝色斗篷,这个年龄又还没有长个子,整个人就像一个毛茸茸的大绒球般飞扑过来,一下子冲进莫雨怀里,好在莫雨将他结结实实地搂了个住,没让两个人一起滚落到雪地上。

“莫雨哥哥,我看你现在可比以前风光多了!”穆玄英兴奋地说着,想当初莫雨还穿着他们流浪时的那件破衣裳,想也知道过得辛苦,现在好了,整个人都焕然一新,还有了仆从。

“什么风光不风光的。”莫雨忍俊不禁,傻毛毛是忘了恶人谷是个怎样的地方,“我本来是想早点来接你的,结果谷里忽然出了点变故,所以耽搁了。”

“就是刚刚那个人吗?”毛毛指了指不远处的尸体,莫雨点点头,如果不是发现毛毛躲在那,害怕他会有危险,情急之下他也不会下狠手。

“那人……犯了什么罪?”

“偷窃罪。”莫雨随便扯了一个罪名,看着毛毛若有所思的样子,便又说,“毛毛,这次来,我带你去小遥峰。”

果然,毛毛一下子便被吸引了。“小遥峰?是你信里说的那个地儿吗?四季长春的?”

“对,就是那儿。”莫雨很高兴毛毛将他的话都记得,“我们坐马车去。”

 

 

去小遥峰的车夫见了莫雨一副熟稔的模样,看着一旁的穆玄英,和蔼地随口问候一句:“莫少爷,您可好久没想去小遥峰了。”今天来,得是遇上什么好事了。

莫雨几不可见地微微一笑,叮嘱道:“车驾的稳妥一些。”

“好嘞,没问题!”

一路上马车行驶得真的很平稳,穆玄英之前几天因为要准备偷溜,好几晚上没有睡个好觉,现在靠在莫雨身上安心的很,迷迷糊糊地要进梦乡,却强撑着不想浪费和莫雨在一起的一点点时光。

“莫雨哥哥,你住的恶人谷也是这么冷吗?”

莫雨替穆玄英将他的斗篷拢得更紧一些。“不冷,恶人谷热的很。”

“比南屏还热吗?”

“恩,比南屏热。”

“那你来昆仑不冷吗?我看着都冷。”说着,穆玄英就打了个哆嗦。

“不都像你,这么怕冷。”

穆玄英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谢叔叔说的什么靠浩然正气过冬果然都是骗人的。

他想到方才莫雨的突然出现和瞬间的一击,想必莫雨的武功造诣已经很高,便扯了扯莫雨的袖子。“莫雨哥哥,你什么时候也教我几招,刚才我还没看见你出手,那人就倒了。”

莫雨沉思片刻,回道:“我的功法可能不适合你。”

“怎么不适合?”穆玄英不解,“该不会莫雨哥哥你小气吧?”

莫雨扯了扯穆玄英脸蛋,直让穆玄英龇牙咧嘴地求饶。

“不适合就是不适合,你的谢大叔会教适合你的武功。”

嘟囔着揉着自己的脸,睡意早就被那一番折磨给赶跑了,精神奕奕的少年又开始了和青年漫无止境的拌嘴,连已经到了小遥峰都没有察觉。

这小遥峰一如莫雨所说,外面是冰天世界,里面是一片世外桃源,竹林围着潭水,松柏护着凉亭,不知名的各色花朵争奇斗艳,穆玄英见了是赞不绝口,不听莫雨的劝阻就已经把这方寸之地给来来回回逛了两遍。

回到屋里的时候,穆玄英已经是满头大汗,莫雨给他泡了茶,他拿起来就是咕嘟咕嘟一整壶,莫雨笑他是水牛,他便干脆只给莫雨留一个后脑勺,想不到肚子却不争气地叫起来,

羞得他咬紧了嘴唇说不出话来。

“穆大侠饿了就直说,怎么还让肚子代劳。”

莫雨明显憋笑的声音让穆玄英更是羞赧,脸都红到了脖子,小声说道:“我、我从早晨等你到现在,还没有吃过东西……”

莫雨一愣:“你等了我多久?”

“辰时就等你了。”

莫雨双眉一蹙,懊恼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

“你等我一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穆玄英眼巴巴地看着他:“要有肉的。”

莫雨揉了揉他的脑袋:“没问题。”

话是这么答应了下来,可是肉却不好找,小遥峰的鹿是被人养的,不好杀,就只好打天上的鸟了,等莫雨辛苦地端着烤好的肉进屋,发现穆玄英早已倒在床上闷头就睡。

似曾相识的一幕让莫雨回忆起五年前,也不知道毛毛有没有发现他当时的举措,或许就当成了一场梦魇,早已忘却。这么想,莫雨倒有点败下阵来的感觉,他脱去自己的手套,用拇指摩挲着穆玄英的脸颊,穆玄英梦呓一声,说的还是“莫雨哥哥,别扰我了”。

无奈地轻笑,莫雨垂下头来,如五年前那般虔诚地亲吻了穆玄英的肌肤,只是这次首先亲吻了嘴唇。莫雨薄凉的唇贴在穆玄英的温暖上,稍一离开,便再次浅浅地吻上,然后往下嗅到了脖颈与锁骨。

他慢慢解开穆玄英的衣服,身下人在细微地颤抖,莫雨知道穆玄英已经醒了,却没有停下来,依旧温柔地亲吻下去,经过胸膛,穿过小腹,等到要解裤子的时候,穆玄英实在装不下去,一个翻身就从莫雨身下逃了出去。

“莫雨哥哥!!!”

穆玄英像极了一只受了惊吓的松鼠,抱着自己的尾巴整个都蜷在角落里,脸上的高温估计可以煮熟一只鸡蛋。

“大惊小怪。”

“诶?”穆玄英怔愣住了,看来莫雨哥哥这五年长了不止个子,性情也是大变!恶人谷真不是个好地方,那么正直的莫雨哥哥都被带坏了!

“莫雨哥哥,你冷静一点,我、我们都是男的。”

“你就算是女的,我也一样会这么做的。”

乍一听穆玄英忍不住好感动,无论我是男是女……不对,等一等,这话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莫雨哥哥,你是不是冷了?”冻的脑子不清醒了。

“恩,是有点冷,运动一下就好了。”说着要再一次扑过来。

穆玄英吓得大叫急忙伸手一推抵挡住了莫雨的攻势。

“莫雨哥哥!你一定是饿坏了,我们先去吃饭!”

“我是饿了,不如你先吃,你吃完我再吃。”

噢,这个可以啊,穆玄英心中长舒一口气,就是嘛,莫雨哥哥肯定是饿到不清醒了,不然这么会做出这么吓人的事来。而一旁的莫雨就看着穆玄英津津有味地吃了半个                                                                                                                                                                                                                                                                                                                                           鸽子,然后善解人意地向他递来剩下的食物时,脑中就有什么东西崩断的声音。他凑过去,穆玄英以为他是要吃肉,事实上莫雨的确是要吃肉,他绕过了食物,径直去吻了穆玄英还在吃东西的嘴。这次比睡梦中那次要粗暴一些,莫雨含咬着穆玄英的下唇,随之抓住了穆玄英挣扎的手臂,探进了他的口腔。

穆玄英连小腿也蹬了起来,莫雨干脆抱起他往床榻上压,连着氧气也一并夺走的吻,霸道又专横,直到穆玄英捶打起莫雨的背,莫雨才想着放开他。一经放开,穆玄英就大口喘着气,脸刷的通红,一层薄雾漫上他一双漂亮灵动的大眼睛,莫雨为之心一跳,靠近就想再来一次。

“够、够了!”穆玄英手背捂着自己的嘴,撇过头去眼泪就掉了下来,太过分了莫雨哥哥,我这么大老远跑过来,你就想和我做这个?

莫雨罩在穆玄英的上头,脸色晦暗不明。

“毛毛……我想这样吻你,已经想了太久了。”

穆玄英不回话,依旧不看他。

“毛毛,我不当你是我兄弟,你觉得我对你是个什么念头?”

穆玄英眨了眨眼睛,咬紧了嘴唇。

“哈哈,是我太过自作多情,我以为你至少也对我有点这种想法。”

莫雨直起身,穆玄英看向他,那是一副什么表情,哀伤痛苦隐忍愧疚,明明受打击的是他穆玄英才对吧?穆玄英心中五味杂瓶,但在看到莫雨起身要走的时候,他又鬼使神差地一把抓住了莫雨的手腕,却立马低下头去。

莫雨也任他拉着,两人都不说话。

许久,还是穆玄英先开口:“莫雨哥哥,其实你亲我的时候我很开心,但我也很害怕,怕你、怕你……”握着莫雨的手加大了力道,看着低落下去的马尾随着那双肩膀耸动,莫雨凑近了想要去抱抱他。

惊弓之鸟如穆玄英,一见莫雨凑过来,便吓得急跳脚,大声喊道:“就算我这么说了,今天也不准再做刚刚的事情,莫雨哥哥你这个大笨蛋!!!”率直的一拳呼了过去,莫雨挨了个正着,穆玄英抄起自己的衣服随便往身上一裹就夺门而出,临走还不忘拿走了剩下没吃完的鸽子。

而莫雨躺在床上,都不知是喜是忧。

 

 

穆玄英临走前,两个人还在别扭着,但是等真的要分别了,穆玄英脱下自己的斗篷踮起脚尖围在了莫雨身上,然后拉着斗篷让莫雨低下头来,他自己则仰起头紧闭着双眼送给了莫雨一个吻。

“下次!下次,我们再!”之后的话穆玄英说不下去了,只是微微低着头眨巴着眼睛不再看莫雨。

莫雨摸着自己的嘴唇,只低低回了一声。

“好。”

马车渐行渐远,莫雨目送着他消失在雪的尽头,天空渐渐飘起了大雪,而身上的斗篷却让他觉得温暖的还在那个四季如春的小遥峰。

 

 


 
评论(3)
热度(53)
  1. 白熊shir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时雨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