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七夕活动

抽到的19号关键词:苍云 小狮子 求而不得




穆玄英与苍云弟子赶到的时候,水面上正飘摇着一叶竹筏。

竹筏上站着一个人,手中并无撑蒿,而竹筏自飘行。

而谁能想到这水上就在方才还进行着一场恶战呢?

但是这人这么沉着冷静,看着更像是那些人在水上为他献了一只舞。而他则是负责华丽地给他们落幕罢了。

现在水面平静了,他们也可以仔细地瞧。

这人带着个斗笠,看不清长相,一身粗布麻衣,却是一头长发直泻在背,发丝在风中摇曳,瞧着颇为别扭。

等人离近了,才发现他不止是衣衫破烂,脸也是不经打理,满脸的胡子拉碴。皮肤本来不黑,硬是被这些胡渣子整的黑上几分。

苍云弟子在一旁看,这人果真和天花乱坠小说里的大侠如出一辙——乍一看其貌不扬,仔细一看,那胡子,还不如乍一看。

苍云还想与穆玄英说上几句心里话,可一转头,哪还见人踪影,穆玄英早已经几步飞去跳上那竹筏了。

“大侠好本事呐!”刚才那场比试,穆玄英可还历历在目。

“谬赞了。”这大侠虽然谦虚,但是声音听着笑意绵绵。

两人相视无言,眼睛里却都是对方的影子,深深地刻进去,再浅浅地映射出来。

天高云远,水清竹绿,这河水也万种风情起来,摇的竹筏微微颤。

“雨哥,好久不见。”穆玄英上前一步,拥抱住了莫雨。

莫雨也不含糊,顺势就将下巴枕进了穆玄英的颈窝,好与穆玄英面贴面的厮磨。

“嫌不嫌我邋遢?”

“嫌,嫌的要死呢……”喃喃着,穆玄英抱的更紧了些,好久不见,可想死你了。

他们抱了许久,让还在岸上的苍云都替他们红了脸。

穆玄英随手抓上了莫雨的头发,喉咙里发笑,“有时间理你这头发,没时间修一修你那胡子!”

莫雨闻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真有些男人独有的风华绝代的味道,看的穆玄英小心脏扑通扑通多跳了几下。

不就是长点胡子,显摆什么呀,穆玄英看不下去莫雨这么臭美,等哪天他也憋出一脸胡子来,看谁帅的过谁!

而一旁围观的苍云只想表示觉得莫雨这样好看的,只有少盟主你啊……

而完全没有自觉的少盟主这样想着,就将两手捧上莫雨的脸,小孩气道:“亲你一口,你去把这胡子剃了。”

莫雨愣了三秒,随即爆出一声笑,还前仰后合的,讨价还价道:“一口?那我太亏了吧?”

“到底是谁亏啊!莫雨你可别不知好歹啊?”穆玄英炸毛了,“不亲就不亲,当我稀罕你似的……”

穆玄英碎碎念转身要走,但忘记现在在筏子上,刚转身得太潇洒,脚步一滑,差点跌进水里,还好莫雨眼疾手快,手一拉,人就飘飘然地进了他的怀。

眼前天一黑,唇上一凉,莫雨就偷了个香。

穆玄英还没反应呢,莫雨得意道:“区区胡子罢了,哪里比得上毛毛一个吻。”

要是他们贴得再近一点,莫雨就能感受到穆玄英几近爆炸的心跳和“旁边还有人在看啊!!”的怒吼。

(苍云:强行出镜,还要当电灯泡,我很辛苦的啊)



穆玄英和莫雨共同沐浴后,穆玄英帮莫雨剃了胡子。

当胡子掉落在地时,眼前那个帅到隔壁村的莫雨就闪亮在穆玄英面前,让穆玄英一时难以适从。

一个恶人谷的没事长得这么好看干什么!长得帅人又好,别人要是不小心也喜欢上了可该怎么办,就应该每个人都拿沈眠风当楷模!

这边穆玄英还在小心思,那厢莫雨已经端了酒坐在赏月台上,向发呆的穆玄英招手。

洗了头后自然风干的穆玄英现在整个头毛看着像个小狮子,炸蓬蓬的。莫雨挠着他的头发,想帮他捋捋顺,却越顺越糟糕,干脆放弃当什么也看不见。

他们看着月亮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几杯酒下肚一点醉意也没有,脑子还都清醒的很。

“雨哥,前几日司空大叔和我说了他的往事,他说人人都有求而不得的时候,那雨哥你呢?你也会有吗?”

“求而不得?”莫雨念着,他抱住穆玄英半边身子就往地板上压,“我莫雨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随之他亲了亲穆玄英的耳垂,“不然我现在抱着谁呢?”

穆玄英咯咯笑起来,他亮亮的眼睛看向莫雨,里面好像有明月:“不知道,你抱着谁啊?我都不认识。”

莫雨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环住穆玄英,两人就一上一下躺在一块儿,“那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人叫傻毛毛,是我莫雨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也是最爱的人。”

“噫——肉麻!”说着要把莫雨推开,莫雨不顺着他的意,反倒不依不饶地往穆玄英那里拱。

穆玄英穿得多,没一会儿就热出汗来,他放弃挣扎任凭莫雨为非作歹,缠着他压在身下这里亲亲那里捏捏。

“雨哥……”穆玄英被他弄的舒服,声音都有些酥了,“我们去里屋好不好?”

“好。”莫雨的拇指抚过穆玄英的上眼帘,指尖沾了红色,也一道印在穆玄英的皮肤上。“可不能再让别人看去了。”



此情此景,更有千种风情,珠帘后,难猜尽。

 


 
评论(3)
热度(49)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