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愿君仍在,而我未变 下篇

翌日的黎明如约而至。

穆玄英躺在莫雨的怀里,被冲出地平线的第一缕阳光给刺醒了。

他有些不适地拿手去挡,眼睛有些痛,他的意识还没有完全醒过来,鼻子里不禁轻哼几声,皱起眉头想要翻个身却觉得这床太不平坦了些。

莫雨因为怀里的人的动作早就醒了过来,他看见穆玄英紧蹙的的眉头有些担心,弯下身来,有些长发滑下肩头扫在穆玄英的脸上。

“毛毛、毛毛?”

“恩……莫雨哥哥?”

自言自语以后,穆玄英才突然反应过来,赶忙起身,眼前还是一片黑暗,他扶着额头停住了好一会才又问:“莫雨哥哥……你……昨晚……”

“恩?”莫雨不知道穆玄英欲言又止些什么,只以为他昨晚受了伤寒正哪里难受。

穆玄英昨晚说睡就睡了。莫雨的故事还没讲两个,穆玄英就已经累得靠在他肩头阖上了沉沉的眼皮。虽然坐在篝火旁,莫雨还是怕他会着凉,就把他抱进自己怀里,好好靠在自己温热的胸膛上,而自己则坐了一晚上。穆玄英现在想到这里,不禁心生几丝愧疚,但一股暖流也不期而至,缓缓淌了他心窝。

穆玄英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莫雨却问他。

“饿了么?我去摘些野果子来。”

 莫雨说着要起身,却被穆玄英一下子拉住了衣摆,拽得死死的。

“毛毛?”

穆玄英什么也没说,只是侧过头去,反正莫雨现在也看不见他的眼睛,他的眼神也就不会被看了去。

今天一早他就要回浩气盟了,这次回去又不知道会有多久才能再见一次,这半年来也只换来这短短的一天,往后的岁月,他不敢想。

两人僵持这怪异的姿势有一会儿,穆玄英像个孩子一样的举动换来莫雨一个轻轻的抚摸。他揉着穆玄英睡了一晚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嘴里轻轻唤着“傻毛毛”,语气里含了过多的温暖与喜悦。穆玄英以为莫雨是在笑话他,这么大个人了,还在靠撒娇这种事……他越低下头,口齿不清地低估:“我不傻。”

莫雨笑意更甚,蹲下来扳过穆玄英的脸,说:“那我不去了,你的可人姐姐什么时候来?”

突然穆玄英一个抬头,莫雨瞥见那纱布似乎是又湿了一点,穆玄英抬起手又是将莫雨抱了个严严实实,两个人都半跪在地上,穆玄英用力之大,莫雨被抱得有些喘不过气,好不容易挣扎个舒服地位子,穆玄英一直将头埋在莫雨的毛领子里,一声不吭。

他们就这样一直拥抱,一直抱到该是浩气盟来接应的时间了还在抱,好在即使过了时间也一个人都还没有来。

“怎么回事?毛毛?”

穆玄英也奇怪,他有些担心浩气盟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因为眼疾的关系,既然浩气靠不住,就只能由哥哥带弟弟去看病了。

即使弟弟傲娇又固执不肯依,当哥哥的也要身担弟弟的幸福,干脆利落地将弟弟像个米袋一样往肩上一扛,大轻功用起来,下山看病!

穆玄英看不见,被抗在莫雨肩上被颠得胃里直犯恶心,大声喊着放他下来,那人走得极快,哪里理他?他就对那人背部又抓又挠的,可又真担心划出血痕来,下手力度不轻不重的,挠痒痒倒挺合适。

“多谢穆大侠帮忙挠痒,我莫雨万分感激。”

一句话气得穆玄英握起拳头就是一击锤了下去,这不锤还好,一锤扯动了五脏六腑,难过得穆玄英一下子焉菜了,有气无力地趴在莫雨肩头……

直到似乎来到了闹市,穆玄英都能听见身边有人在对他们两窃窃私语,才真的开始死命闹起来,死活要下来自己走。笑话,这幅样子不丢死人?他浩气盟的声誉都要被自己败光了。

“这青天白日的,又是谁在抢良家少男,啧啧啧,那肩上的人看着还真俊俏。”

“我看啊,那抢的人也长得好看,也好也好,郎才女貌。”

这些话溜进穆玄英的耳朵,红了他整张脸,连着体温也高起来,他颤抖着将手伸向腰间佩剑,莫雨瞅见了,知道这下不放不行,便一个反手让穆玄英稳稳落地。他看见穆玄英像个木头人似得浑身僵硬,又听到耳边闲言碎语,一手搂过那人肩膀将他往自己身边靠,一边一瞪眼把周围人的长舌头都瞪回肚里去。

又不知走了多久,穆玄英被莫雨领进一家客栈,莫雨让他好生休息,并为他叫了些饭菜,自己去请郎中。穆玄英点点头,都放手让莫雨去安排了。

一顿饭的时间,穆玄英刚放下碗筷,莫雨就把郎中请回来了,还是万花谷的弟子。见他小心地拆下已经有些松散的纱布,熟练地查看伤势,他让穆玄英试着睁开眼睛,穆玄英睁了眼却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倒是让莫雨目不转睛地盯了好长一段时间。

毛毛长得好,也是我莫雨的毛毛。

穆玄英自然是不知道莫雨的心思的,否则就不会还让他坐在自己身边,还抓着那人手感一点不好的手套。

那万花弟子前前后后检查了多处,捣鼓了些莫雨不懂的有的没的,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穆玄英才绑好新的绷带,起身答谢。

“这几天要让这位少侠好好休息,尽量避免运功,你们放心眼睛并没有大碍,照我开的药方每天喝上一济,三天后便可复明了。”

送走那万花弟子,穆玄英躺倒在床榻上,唉声叹气。

“不知道浩气盟现在怎么样,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莫雨哥哥你性子怎么这般急,好歹也要等我留下信号再下山也不迟。”

莫雨不出声,一个人默默扒着穆玄英吃剩下来的午饭。

“莫雨哥哥!”

穆玄英翻身坐起来,有些生气。

“这里正道之士这么多,总有你们浩气的人,要联系你的师父总是容易的。”

莫雨的语气淡淡的,可穆玄英听出来这人生气了。以前的莫雨就是个性子古怪的人,但是在小伙伴面前,却是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毫不掩饰的。他高兴了,毛毛就有糖葫芦吃,生气了,毛毛就没肉包子吃,要使坏心眼了,毛毛的布娃娃就被带到了杆子顶,耍小性子了,毛毛就要跟在他屁股后面乖乖听话。即使这样,那个傻毛毛还是喜欢他,喜欢他这个莫雨哥哥,喜欢一口一个哥哥的叫,喜欢他只有在面对自己时才会笑得率性,像完全敞开了心扉,毫不掩饰。

可现在,十年过去,莫雨哥哥的性子还是这么古怪,却不是以前那个莫雨哥哥,他有了太多不能说的话,有太多需要担负的东西,而自己呢?不也是一样的么?

穆玄英又躺了回去,他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好……

 

 

 

夜深人静了,莫雨才珊珊归来。

穆玄英没问他干什么去了,只问他吃过饭没有,他让店小二准备了晚饭。

莫雨说没有,话语里有些疲惫,穆玄英让小二把菜端进来,还准备了酒碗。

莫雨的兴致有些被挑起,他问穆玄英什么时候也好这口。穆玄英摇摇头,说是为莫雨哥哥准备的,他不善酒。

莫雨的兴致却一丝未减,他打开酒罐,一阵浓郁的酒香就扑鼻而来,他斟了两碗,一碗自己已经一干而净,一晚他放在了穆玄英跟前。

“我不喝的。”

穆玄英光闻到味道就觉得有些冲鼻,他不动声色地将酒碗往前推了推。

莫雨是饿了,吃饭速度很快,就像是在赶着什么一样,三下五除二饭菜就剩下不了什么。他这才又端起酒坛子,看那酒色甘醇的液体在酒碗里来回晃荡,这客栈能有这样的酒也算是不错的了。

“毛毛,如果有一天你我必须站在对立面上,你会怎么做?”

穆玄英没想到莫雨会突然问这么严肃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确实不止一次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去逃避,但这个问题太过尖锐,每每触及一点,他就觉得自己被伤得千疮百孔。

是啊,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一天,他究竟会如何做呢?

穆玄英低下头去,莫雨将酒碗中的甘醇一饮而尽,他浅笑换了个问法,他说。

“那毛毛希望我对你手下留情吗?”

这问题显然是简单多了,穆玄英抬起头来,仿佛是释然一般,更可以说是挂着明朗的微笑答。

“不希望。”

最好还是——倾尽你的全力,这样我们就可以痛痛快快来一次对决,放下我们心中的那些执念。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认识的毛毛!哈哈哈哈哈……”

莫雨大笑着,又喝干一碗酒,穆玄英觉得他喝得有点多了,伸手制止住了他一次又一次引向酒坛子的手。

“毛毛,我知道你选的路和我终究是不同的。”莫雨沉下眼来,他忽然觉得有些累,特别是胸膛那块儿,沉沉地好像要坠进谷底,“我不会干涉你,那你也……”

莫雨不说了,穆玄英也明白了,他慢慢松开摁住莫雨的那只手,一点一点将力道抽走,最后很轻很慢地将一根根骨节分明的手蜷起,藏回了袖子里。

“即使如此,你也还是我的莫雨哥哥。”

“恩,我知道。”

即使终有你我刀剑相杀的一天,对于对方也始终是最重要的人,也许谁会将谁斩于刀下,却都不会后悔,因为我们是兄弟。

因为是兄弟,所以无怨无悔,不会犹豫。


                                                                                                                         完

这一篇里最后那一段的对话,便是我心中的穆玄英和莫雨应该有的关系与觉悟。

因为是很亲的兄弟,所以双方之间不会有犹豫、不会拖泥带水,他们的情感深,那么他们的剑也一定是快的。


 
评论
热度(17)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