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 太远了够不着

和朋友大半夜玩得极限一小时,我选择了三个关键词“茶”“酒”“太远了够不着” 第三个是我提供的,我对这个短句有着很深的怨念……


「剑道•茶、酒、太远了够不着」


秦凛伤得很重,躺在床榻上动都动不了,可即使不动,浑身上下的骨头也依旧仿佛在被百蚁啃噬一般,侵噬入骨的疼痛让他汗湿了里衣,却死死咬住下唇,不流出一点痛苦的呻吟。

大丈夫这点痛算个什么。

秦凛努力撑起自己几乎快散架的身子骨,动作间扯开了伤口,鲜艳的红色很快渗透了他淡薄的衣裳,暴露在空气下。

"你还真是闲命太长。"

门被吱呀一声打开,走进来个金灿灿的人,笑容盈盈的,倒是一副春光灿烂的模样,眼含光华,一双桃花眼掩不住的温柔与此时看来尽能惹秦凛一身火气的戏弄。

"我命长短又与你何干。"

向来以清冷不食人间烟火著称的纯阳弟子,在这个人面前却从来没有一次能把持住自己的冷静,语气里的火药味十足,颇有几分小孩子打架打输了不认帐的感觉。

"秦道长的命短与长自然是与我无关的。"那人也不怒,依旧带着点轻佻,为自己斟了杯茶水,道,"只是秦道长欠了我不少东西,我叶某虽不缺钱,却也从不愿做冤大头,您说呢?"

"我欠你?"

"秦道长可真是一心练剑练的都糊涂了,紫源山那次,枫华谷那次,还有洛阳那次,您可别说您给都忘了。"

秦凛不说话,一时只觉得头疼,反省自己什么时候竟欠了这叶迟归这么多次。若是别人倒也还好,偏偏是这阴晴不定的少爷,秦凛和他来往这么多次,也没有猜出他到底是有个什么心思。

想太多无果,秦凛也就干脆不想了,现在只觉口渴难耐,再三纠结后还是启齿:"叶公子,可否能给口水喝?"

"你口渴?"

明知故问。

"是的。"

"我给你去倒便是。"

"慢着!"

秦凛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竟突然大喝一声,把叶迟归吓了一跳。秦凛半坐在卧榻上,背靠着生冷的墙壁,支支吾吾了半天连叶迟归都要转身离去的时候,他才又急急地说:"我不要茶,我要酒。"

叶迟归愣了一下,随即笑出声来,赤裸裸的目光盯着秦凛因不好意思而微红,别到一边去的脸,口中仍不饶人。

"想不到像秦道长这番清心寡欲之人也是个酒鬼。哈哈哈哈。。。可惜了秦道长有伤在身,叶某又怎能让你喝酒?还是喝茶暂时缓急吧。"

秦凛撇撇嘴,就知他不会答应,回:"贫道除了酒什么也不喝。"

"真的什么都不喝?"

"真的。"

"此话可当真?"

"当真。"

"那好。"

叶迟归撂下这话就拉开门走了出去,不久就拎着一酒坛子信步而回。见他嘴角挂笑,替他将上乘好酒倒入杯中,搁在桌子上。

"唉,可惜了你这一身伤,不然我们本可以畅饮一番,不醉不休。现今叶某还有事在身,就不多逗留了,还请秦道长好生照顾自己,我也给你临时找了仆人,再过半个时辰就该来了,那叶某便先走了,酒放那,要喝就喝吧。"

话完,那金灿灿的身影就真爽利地离开了。只留一室的酒香,引得秦凛的魂都要被勾了去。

可是。。。

太远了,够不着。

[道长,不介意你开仇杀的。]

 
评论(2)
热度(4)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