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西北望15毛线蝴蝶泉脑补

游戏下载地址http://weibo.com/3839003176/C1v2mayTC?from=page_1005053839003176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




美味的醉酒15毛……


另外雨哥我帮你把弟弟,你还要说我战五渣,太没有人性了嘤嘤嘤(












我一个人饮酒的时候,经常醉。




 




 




蝴蝶泉的星空似乎和别的地方不大一样,夜幕像是宝石一样的黑紫缀着瑰色,星星闪着莹白透亮的光,衬着湖面流动的波光,天地似乎要接为一线,四周合着虫鸣与花香,湿润的气息让醉酒的穆玄英有些困乏了。




就在他躺在草地上舒服得迷迷糊糊之际,莫雨笼罩在他上方,挡住了一整片夜空。




“小雨哥哥你干什么呢,我看不见星星了……”




莫雨线条姣好的脸庞在月光下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辉,使得他本就漆黑的眼睛也点上了月亮的光华,他的鼻子很英挺,投下好看的深灰色阴影,削薄的嘴唇往往抿成一条刚硬的直线,只有在毛毛面前显出柔软的弧度。




那双眼睛注视了穆玄英许久,才缓缓道。




“看我。”




穆玄英被逗笑了,脸蛋上还有酒后的红晕,他露出小小的虎牙,眼睛月牙弯弯。




“你有那么好看啊?”




本来只是打趣的话,莫雨却似乎轻轻笑了,他们离的那般近,穆玄英自然什么都看得见,心倏地突突跳了,喉头也不自觉地做了吞咽的动作,他想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很红,便缩着要将莫雨推开。




莫雨轻轻握住穆玄英的手腕,然后俯下身去吻了吻他另一只攥着领口的手背。




“毛毛……”




莫雨的声音一下子黯哑轻柔起来,听得穆玄英浑身一颤,放在胸前使劲的手也渐渐松了力,让衣领下的那片肌肤曝露在月光下。




小小的精致锁骨在莫雨的目光下慢慢透出粉色,莫雨抚摸上他的脸颊,擦过他的眼帘,引得穆玄英小兽般眯起眼睛,发出舒服的喘息。莫雨低下头,轻轻吮吻着那一方寸地方,湿热的亲吻再借着酒力,很快就让穆玄英双眼迷蒙起来,晕晕乎乎地不知道天南地北。




“小雨哥哥……”




“恩?”




“你咬我做什么?”




莫雨从喉头发出一阵低笑,穆玄英想这个人为什么这样笑起来都这么好听呢?




莫雨的脑袋在穆玄英脖颈间攒动着,鼻息间的热气都喷洒在少年人的身上,穆玄英恍恍惚惚好像知道莫雨要做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闭上眼睛好像要睡了去的侧过头任由莫雨亲吻。




然后他的衣物被莫雨渐渐解开,却没有脱下,就这样衬在草地上,莫雨看着眼前这具还没有完全长开的身体,下身已经起了反应,箍在衣裤里,难耐的疼痛。




“毛毛。”莫雨唤他,大手在这胴体上游离,穆玄英被他折腾的犯痒,双臂一弯,就勾上了莫雨修长的脖子,笑嘻嘻却没什么力气地说道。




“小雨哥哥别闹了……我好困。”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莫雨此时的眉眼,溢满了柔情。




他的指尖插在穆玄英柔软细腻的发丝里,亲了亲他发下的耳朵,答应着。




“睡吧。”




然后他向下移去,用温暖的口腔包裹住了那还稚嫩的部位。




“唔!”




一声惊喘,穆玄英的瞳孔忽的睁大了,这哪是让他好好睡觉啊,他觉得有点委屈,但是大脑仍一团浆糊似的清醒不过来,对莫雨的举动他没有做出一点抗拒。




莫雨对身下人的颤抖一清二楚,听着耳边微弱的细碎呻吟,嫩的可以掐出一把水来的声线,他就觉得下身硬的胀痛,他一边口中动作不停,一边斥责着自己。




毛毛还是个孩子——但是他爱他爱到无法自拔。




乃古修曾说莫雨是他少见的不醉之人,但乃古修不知道,没有穆玄英的地方,他常醉。




到底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莫雨其实并没有吞吐几下,那里就射出了稀薄的液体。




穆玄英瘫软在地上,大口喘着气,面色潮红的不可思议,即使是月光也不能打压下一点点的红潮。他摇着头,对莫雨连声喃喃道。




“不要、不要了……”




莫雨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他捧住穆玄英的脸与他接吻,嘴里腥膻的味道渡了过去,让毛毛难受的皱眉,这一次吻的时间特别长,唾液合着精液一起从嘴角流了下来,打湿了鬓发和衣领。




“毛毛,忍一会,哥哥会让你很舒服。”




穆玄英嘴上仍很抗拒,但心里已被莫雨安抚。




“小雨哥哥是大坏蛋。”




他眼角挂着一点点泪珠,但莫雨知道马上这里就会决堤。




他试着推进一指,那里紧致的可怕,他不敢贸贸然就进去,小心翼翼的模样完全没有那个杀人盈野的小疯子的影子。即使这样,毛毛还是疼的面色煞白,嘴唇已没有了血色,扩张的过程漫长而疼痛,就在两人都以为要坚持不下去时,偶然的一个勾动手指,毛毛像猫儿般的软叫出声。




“我、我……”




穆玄英对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陌生,之前再疼也没有落下泪来的双眼现在啪嗒啪嗒地掉着珠子。莫雨见他这样,自己也好像被抽打了一鞭子,他心疼地凑过去,他见不得毛毛哭,特别是这样,脆弱的哭泣。




“别怕,毛毛,别怕。”




穆玄英带着哭腔的鼻音哼哼恩恩着,他再次搂抱住莫雨宽广的背脊,想与他贴得再近些,近到感受到莫雨肌肤的热度,有种宽实的安全感。




莫雨抽出了手指,他吻住穆玄英柔软的嘴,换的下身那根凶器,一挺而入,而穆玄英的惊叫全被他锁在了绵长的吻里。




一次又一次的顶弄,莫雨极尽温柔,可还是将穆玄英插弄的哭叫出来,他的双腿起先还能胡乱地蹬着,随着莫雨的攻势,就逐渐没了力气,只能一味抽搐着,然后门户大开,任君采撷。




穆玄英像一只出水的鱼,缠在莫雨身上,仰头就看见夜幕上的群星闪烁,隐隐的他似乎看见了一颗特别亮的星星,那样耀眼夺目,就像天狼……




 




 




不知道过了多久,莫雨背着精疲力竭的毛毛向客栈走去,毛毛的两只胳膊在莫雨肩膀上晃来晃去,莫雨也没去管它,心情很好的和他说着话。




“我刚才好像被蚊子咬了。”




“恩,还是一只好大的蚊子。”




说着,两人都轻轻笑起来。





 
评论(3)
热度(40)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