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20♥15元旦活动文

2015年元旦的莫毛活动文,新的一年希望莫毛人气继续up!


穆玄英这次偷偷溜出来找莫雨,却没想到连莫雨哥哥四个字都还没有喊出来,就先被辣手摧花的青年人给无情撂倒,暂时昏了过去。

莫雨也是完全没想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居然能遇见自己分隔两地、见面次数快要赶上鹊桥上那两位的心肝宝贝好弟弟,一个没留神以为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一手下去面孔都还没看清,人就晕在地上了。

这不能怪莫雨,谁让穆玄英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呢。

但这也不能怪穆玄英,月弄痕出任务,他眨巴着大眼睛说要跟,而浩气七星里面最宠这小少年的,也就是毛毛一口一个甜的月姐姐。月弄痕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十分精明,处处躲着不让太多人发现,却因此意外发现莫雨的身影,激动之余肾上腺素都还没来得及分泌,他就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冰凉的地板上躺着个小少年,等莫雨定睛一看,才吓得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可又不能在手下面前大惊失色,刚及弱冠的莫雨才在恶人谷站稳地基,怎么能在这里破功?虽然内心诸多疑问,但还是欢喜占了上风,他强装镇定地咳嗽一声,指指穆玄英。

“把他抬到我房间。”

“少爷,这小孩……”

莫雨倪了莫杀一眼,一脸的“别屁话,赶紧把人抱起来,没看见地上多凉?再磨蹭,我让你在地板上躺三天!”

莫杀吃了闭门羹,嘴都瘪成像刚吃了颗酸梅,不敢再多言,赶紧手脚麻利地将穆玄英抱起来。

“莫堂主……”

手下一行人都纷纷侧目,哪来的野小子能忽然让莫雨这么用心?

“我自有我的道理。”莫雨打发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不含语调的声线回荡在雪魔武卫的耳畔,立马将他们刚刚有所发散的心思强行拉拢回来,“好了,你们都按我说的去做吧,事不成,也就不用回来了……我也不可能再让你回来。”

言下之意,这事办岔了,小命就丢了。

众人诺诺点头,没一会儿这屋子里就只剩下莫雨了。

“毛毛……”莫雨稍有些呆愣,现在只余下他自己,等他反应归来,莫雨只觉得自己快要发癫了!

几乎是用跑的上楼,莫杀将人塞进棉被后就撤了,莫雨有些气喘地站在门口,看到被子外那一小撮的黑色发辫,心就止不住地狂跳。他反手将门轻轻关上,从门到塌只有十多步的距离,却让他走出了几生几世的味道。

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面了,自从上次被喊了莫大侠,莫雨如遭雷劈,好在臭小子认错态度良好,改过及时,就依旧是莫雨哥哥心坎上应该别上一朵大红花的优良好少年。他坐到床边,虽然是被敲晕的,但穆玄英睡得倒是很平稳,可见即使不见人,他们还是有缘分的,是命中注定要相连在一起的,不然哪止晕了这么简单,早就去喝孟婆汤了。

想到这里,莫雨还是悔恨自己下手太狠。

他摩挲上穆玄英的脸蛋,比以前圆润细腻不少,那时候穆玄英跟着他东奔西跑,四处受人讥凌虐待,小小年纪面黄肌瘦的,怎么比得上现在的手感。想想莫雨就忍不住心里抽痛,恨不得立马将人拍醒,然后抱在怀里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思念他,并且问问毛毛是不是也像他一般惦念着他……

不过二十岁理智拔高了不止一个水平的莫雨很快就把这个冲动的念头挥去了,傻毛毛人都跑来这里找他了,答案多么不言而喻,他还急什么呢!

心安如莫雨,很快就心情大好,面绽阳光地下楼给毛毛买爱吃的零嘴了。

 

 

等到穆玄英悠悠转醒,屋里已满是食物的香气,所以小少年很有可能是被馋醒的。

见他吸吸鼻子,撑起上半身,能听见自己喉咙间的一声小咕哝。他揉揉隐隐泛疼的后颈,对现在的处境摸不着头脑,好在有个声音提醒了他,另他心神一颤。

“你醒了?”

莫雨来到穆玄英身边,他换了身新衣裳,比南诏时的新整好看,稍稍坦露的前胸和稍长的黑发都透露出青年人一份野性的美感。

“莫、莫雨哥哥……”

穆玄英有点反应不过来,样子有点像个迷茫的小鹿,莫雨霎时心就软了,他摸摸穆玄英因为睡相而毛绒绒乱翘的发顶,温柔应着:“傻毛毛,见到我就这么不敢相信?”

说着,莫雨准备继续展现成熟哥哥的可靠感时,穆玄英再问一句。

“莫雨哥哥,我记得我被谁打了,你知道是谁吗?是你救的我吗?那坏人长什么样?居然下手这么狠,等我武功大成了,一定要回来报一箭之仇!”

连珠炮弹的提问让莫雨一咯噔,兄弟重逢温馨感人的气氛还没营造起来就胎死腹中,让莫雨大受打击。穆玄英见人迟迟不回答,干脆自顾自说起来。

“该不会是小雨哥哥你已经把他解决了吧!”穆玄英眼睛瞪的大大的,有点不甘心又难掩雀跃之情,“也是啊,小雨哥哥你这么厉害,肯定是先救了我,再三两下就把那恶贼打倒了!那恶贼肯定长得也难看,俗话说得好面丑心也恶,居然搞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是可惜了我不能亲自上阵,不然我一定左勾拳再右勾拳,接着这样那样,然后……”

“毛毛。”

莫雨出声打断了穆玄英,他不想知道穆玄英假象中的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侠风范,也不想了解毛毛是哪里看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觉的心情如麻绳般一团糟。

这和设想相差太远,莫雨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理想与现实间洪流般的隔阂,明明在恶人谷腥风血雨时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挫败感,莫雨觉得自己一定是开门方式哪里不太对。

“莫雨哥哥?”猜不透莫雨心思的小少年唤了唤,他摸摸自己的肚子,方才一股脑说了这么多,还没觉着饿,一停下来就觉得饥肠辘辘,又不好意思说,就伸手扯了扯莫雨的袖摆。

好在他们最不缺的就是默契,莫雨起身给他拿来香喷喷的油饼,穆玄英还是不甚好意思,掰了半块饼送到莫雨嘴边,莫雨就着吃了下去,然后看穆玄英津津有味地食用。

吃到一半,少年忽然没心思再吃了,仿佛做了很强的心理斗争才小声道。

“其、其实,我不想说那些惹你不高兴的……”

穆玄英低着头,悄悄抬眼见到莫雨脸色,又即刻乖乖把视线收回,“我知道客栈的时候那人就是莫雨哥哥。”

“毛毛……”莫雨一愣。

“我只是有点紧张。”穆玄英捏着油纸袋的手细碎地摩擦着,“毕竟好久没有见你了,我很想你啊……”

穆玄英抬起头来,冲莫雨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却笑得比哭还难看,他忽然把饼往莫雨怀里一塞,一翻身躲到被子下面去,瞬间眼泪哗哗地往下淌。

“毛毛。”莫雨担忧,要去掀被子,却被穆玄英拽得死紧。

好不容易忍住哭腔,穆玄英在被子下面大喊:“莫雨哥哥先去吃东西啦!”

他已经是个小大侠了,大侠怎么能哭呢?

莫雨坐在床边,看着小山包微微的颤抖,喉头堵着千万言语,最终也就没有化出一个字。他们还是如从前那样,或许谁都没有改变,谁都没有将谁遗忘。

 

 

“你是偷跟着月弄痕的?”

“才不是偷跟,月姐姐知道的。”

穆玄英鼓着腮帮子,嘴角还残留着肉包子的汁水,大侠怎么能跟偷这种不光明磊落的字眼牵扯在一块呢!

莫雨不应,替他擦干净嘴角,穆玄英顺势握住莫雨骨节分明的手,问他。

“那莫雨哥哥怎么会来这里?”

“不是什么大事,和浩气盟无关的。”

只是得知董龙的余党在此活动,所以来了却……私人恩怨罢了。

是莫雨的恩怨,毛毛便不用知晓了。

“什么啊……雨哥这样,谢叔叔也这样,反正都不让我知道。”

赌气似的,穆玄英大口吃着虾饺,噎着了,咳到脸蛋都发红。

“你干什么这么急,没人和你抢。”

莫雨无奈,顺着穆玄英的脊背。他也知道穆玄英冲动的原因,也就这点上,莫雨还是认同谢渊的,其他方面,还是被莫雨批得一无是处。

他一直都想带毛毛回恶人谷,但他知道毛毛不会愿意,就如同他不会离开恶人谷一样。那是个好所在,也就只是个好所在。

所以他还是说:“就是一些琐事罢了,说起来也没有你那些大侠故事精彩。”

“真的?”

“真的。”

穆玄英心情舒畅就不闹了,转而笑嘻嘻看莫雨,莫雨问他笑什么,他便从小斗篷的衣兜里掏出一块玉佩,带到莫雨身上。

“这是我在扬州时候一个老道士给我的,说是只要把他交给重要之人,就能守护那人一辈子。”

穆玄英低着头专注给莫雨佩戴上,没有注意莫雨柔软下来的目光,“那道士还说了,说我天生吉相,所以被我祝福的人也会跟着富贵吉祥起来。”

穆玄英抬起头,眼里暖得能化开新雪,“莫雨哥哥,你信不信?”

道士所言是假,毛毛心意是真,莫雨还能说什么。

他拾起玉佩,闭上眼,亲吻上去,双唇迟迟未离开那块温润,那样子是那么虔诚与深信不疑,穆玄英见状不禁面颊染了红,待莫雨睁开双眼,穆玄英目之所及什么色彩都失了原本的绚烂。

莫雨浅浅笑着,放下了玉佩,任它垂荡在自己腰际,双臂搂向穆玄英。少年要退,却被拦了去路,慌乱中额上落下一抹温暖,他向上望去,是他的莫雨哥哥。

“这样我们就能被一起祝福了。”

穆玄英怯怯地点头,忍不住将脸埋进了莫雨的胸膛,挡住了一片的绯霞和升温的热度。

 

 

有你在,便是最好的祝福了。

 

 

 


 
评论(2)
热度(28)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