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剑】钟卿无寻·途

一个小片段,是之前写的一篇道剑的人物。 谢无寻X叶钟卿

 

龙门荒漠绝非徒有虚名。

大漠黄沙,一望无垠。烈日高挂,热浪滔天。脚下的沙石像是锅上滚烫的砂砾,惹得马儿一刻也不愿多加停留,四蹄不断奔腾。

蹄下飞扬的黄沙滚滚,留下两排浊黄的烟尘,一时之间看不见所要去的地方,一切都在旷然中前行,偶然所见也是远方被马贼或红衣教所占的遗弃古城。

疾奔的马儿,在颠簸中,流动的空气也带不走丝毫的热度与汗液,热浪层层叠叠,更别说穿着一丝不苟的中原装束。

“谢无寻!”

叶钟卿终是忍不住唤了他前头的人,他已是满头大汗,口干舌燥,衣裤尽数黏在皮肤上十分难受,急需找一个能落脚休息的地方。

一直骑马在前的人这才是舍得勒住缰绳,马儿不情不愿地停下了,四蹄却仍是在不断轮番站立。

“怎了?”比起叶钟卿的焦躁,谢无寻沉静如常,“再不走,太阳落山前可赶不去昆仑了。”

原来他竟没有休息的念头么?

叶钟卿哑然,虽同为江湖人,但西湖叶家人人皆知是富足之地,即使弟子都不是什么金贵娇弱之身,可连日来马不停蹄的奔波,饶是叶钟卿也有些吃不消显出疲惫之态。

他额上大肆躺着汗水,有些刺痛了眼睛,有些则流进了细碎的伤痕,火辣辣的疼。可他看着谢无寻澄澈的双眼,竟说不出什么委婉的建议,一时语塞。马儿打着响鼻,于是他只能编了个足够蹩脚的理由——马儿跑不动了。

他们两个时辰前才刚跑死了两匹马,此时的胯下坐骑是在驿站新换上的,品种优良,酒足饭饱,哪有这么快就不行了的道理?

叶钟卿面带窘色,眼神躲躲闪闪。谢无寻再迟钝也该知道是什么意思,见他调转马头,淡淡道:“今日赶不去昆仑的话,便在龙门多待几日罢,连日奔波你也该累了的,是我考虑不周。”

叶钟卿接不上话,谢无寻便接着道:“去龙门客栈吧,听说那儿奇人异事许多,你该有兴趣的。”

心中一暖,叶钟卿骑着马儿与他并驾齐驱。先前一直是谢走叶逐的状态,谢无寻又是个闷葫芦,几天几夜二人几乎无话,要知道此番行动可是谢无寻相邀,他藏剑的少爷本不用来受这份罪。

如今这后知后觉的人转过头去看叶钟卿柔和的侧脸轮廓,这才发觉一路都忽略了什么。叶钟卿性格开朗又温和,没有无理取闹的骄纵,也没有蛮横霸道的不羁,谢无寻就渐渐忽视了他的感受,只是一意孤行。

思及此处谢无寻心生愧疚,可从不善言语的他只道了对方的名字,便接不下话。

不过这没有关系,因为这一声就足够引来对方一个笑意的眼神,就那一个眼神,谢无寻便又觉得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叶钟卿总是能时时刻刻知道谢无寻的意思,哪怕不语不言,就如纯阳那四季永存的皑皑白雪和苍翠如常的漫漫古树,似乎生来就该这么交相辉映,逐渐融为一体。

  

最后还是在龙门客栈停留了三日之久,可惜是被狂沙所困,但见叶钟卿与那儿的居民相处甚欢,谢无寻便也释怀,耽搁便耽搁了罢,人生中又能有几次机会让你去耽搁、去挥霍。

 
评论
热度(2)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