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1520 昨日明日(8)

完结啦,不管是五年十年还是百年甚至千年,初心都不会改变,莫雨是毛毛的莫雨,毛毛也是莫雨的毛毛 /w\ 




真正是白驹过隙,五年的时光有如指间流沙。

青涩又不羁的少年早已沉淀自己,将锋芒收缩自如,内敛又强大,成了一个成熟的有为青年。

莫雨的身型也拔高了,在以前这一直是他不愿去说的一个细小心结,每次他和穆玄英相拥而眠,因为体型的弱势,总是被穆玄英圈在怀里。有几次他主动抱过去,但穆玄英睡相不好,过到半夜,最后还是被穆玄英八爪鱼一样捆在怀里,让他不是很好受。

虽然被穆玄英抱着睡着,他并不反感,甚至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大概是从小一个人生活过来的原因吧。

现在他不仅个头超了穆玄英,体型也不知道莫雨是怎么练的,很健硕。渐渐的,穆玄英发现他有时候竟然挣脱不开莫雨的钳制了,特别是在那人摄人的眼神下,他好像总会在那一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与思考的能力,明明自己要比莫雨大上五岁。

莫雨成年后,有种不由分说的强势,这点不论经过了几千年,还是完好得保存了下来,让穆玄英又是熟悉又是无奈。他希望莫雨至少在这一世能过得轻松愉快一些,不用为太多的东西去煞费苦心,也不用再受人们的非议。

莫雨在穆玄英心里永远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强势,在欲望上莫雨也没有丝毫的减弱,尤其是在生理上宣告成年后,莫雨简直毫无节制。一段时间,穆玄英简直到了见到他就想找借口出门的节奏,好几次的控诉都没有个结果,理由很简单,开荤的太早,可是吃肉次数太少,被憋狠了。

物极必反,穆玄英觉得自己很委屈。

 

 

穆玄英依旧有早起的习惯,莫雨因为忙生活作息开始变得不规律。

他在外认识了一位王姓的老板,老板看他是一份潜力股,就支持他自己创业。昨天也是很晚才回家,穆玄英为他温的饭菜也没有吃一口,直接倒床上就睡了。

今早十点多了,穆玄英还是为他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小毛毛捣蛋跳上床要挠莫雨的脸,被穆玄英赶了下去,小毛毛不依,反正穆玄英在它那儿是一点威信也没有,很快这点动静就弄醒了莫雨。

“毛毛?”莫雨眼睛睁开一条缝,他实在是困,声音也黯哑。

穆玄英心疼他,柔声问他:“你饿不饿,我给你准备了新鲜饭菜。”

“不饿。”莫雨低语,抬起手臂捞住了穆玄英细长的脖子,随之往下勾去,“陪我睡会儿。”

热气钻进了耳蜗,敏感得穆玄英一阵痒。他被莫雨拉倒在床上,随后就是被长手长脚攀上,压得他有些喘不上气。

“小雨我不是抱枕……”穆玄英嘀咕着,身上人就压得更重了点,他有些气恼地回抱住莫雨的手臂,头顶就传来闷笑声,穆玄英没有加以理睬,往身后人宽厚的胸膛缩了缩,就一道睡了过去。

莫雨几时回来,他就等到了几时,一样很困倦。

外头如日中天,屋里是光线昏沉,小毛毛见两人都不搭理他,觉得没趣,就也回小窝睡去了。

 

 

莫雨在创业以前,穆玄英去当了高中的体育老师,本来一些晓得他们的朋友,是提议穆玄英可以去做打星,长得好,身手也好,前途一片光明,但是莫雨不喜欢,这事就再也没有提过了。

抛头露面后的毛毛,被更多人喜欢可怎么办?莫雨心冷了冷,毛毛是他独有的。

本来体育老师莫雨都不想穆玄英去当,按莫雨的想法,最好是穆玄英在家当全职煮夫,但真的要操刀做饭,还是得由他亲自来。可穆玄英坚持不想吃软饭,正好他就职的高中离莫雨的大学只有一墙之隔,以每天都能见到穆玄英为福利,莫雨点头答应了。

但是等以后各方面稳定了,莫雨还是要穆玄英辞了工作的。

因为高中的饭菜不好吃,穆玄英有时候就翻墙去找莫雨。其实也不过是个借口,莫雨想他,他也想莫雨,而且青年的莫雨总有种不可思议的魅力,这是以往的穆玄英没有见过的,所以他不想错过任何一点,

介于两人都生得俊俏,在两所学校都有稍稍的知名度,这道墙慢慢就成了一道风景线,他们在这里见面聊天吃便当,就有人假意路过实际围观。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多,莫雨烦不胜烦,就拉着穆玄英去了别的地方,而这堵墙几年之后就演变成了情侣圣地。

那时候穆玄英还笑话莫雨脸皮薄,穆玄英坦坦荡荡,只当是普通的见面,而莫雨总有种两人一起悄悄的偷情的味道,他很喜欢,是因为这就成了他们间秘密的事,别人无法插足,总的来说就是莫雨的占有欲比穆玄英的强上很多,总想把眼前这个人占为己有。

而穆玄英打趣莫雨的话从来没有说完整过的时候,话到一半就被莫雨拽到一边,或是树干或是墙角,一阵深吻。穆玄英往往抵抗一番后,就顺从地由着莫雨胡来,两人抱在一起,影子就成了一个人。

 

 

记得第一次被莫雨说喜欢的时候,穆玄英的心激动得像被鼓槌敲击过。

莫雨甜言蜜语说得不多,穆玄英就说的更少,但是纪念日节假日过得是一样不落,礼品也从不吝啬,可穆玄英最喜欢的还是最初的那枚对戒,常年戴在手上,心照不宣的是,莫雨也是如此。

他们永远都记得那天的摩天轮,那天的烟花,有时候幸福的太长久,就不再需要言语去修饰,它就好好地在那里,如影随形。

穆玄英收拾着这几年的相片,莫雨短信来说就快到家,今天难得提早,能吃到热腾的晚饭,穆玄英便很尽心。他趴在窗前看着通往家门口的街道,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天气凉了,黑夜也就长了。忽然他看见远方有一个身影步履匆匆,戴着围巾,那是穆玄英觉得适合莫雨的款式。路灯柔亮的光循环着那人黝黑的影子,过长的头发埋在围巾里,有碎发拂过了他的面,然后他抬起头来冲穆玄英的窗口微笑,口型动了动,穆玄英见了就向他招手。

该吃饭了,穆玄英转身回厅,喃喃自语。


 
评论(2)
热度(26)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