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1520 昨日明日(6)

穆玄英同莫雨一道去了游乐园,虽不是周末,但时值暑假学生还是很多。

检好票都已经快要十点,烈日当头莫雨兴致缺缺,穆玄英还是精力旺盛。从前他穿戴一直规矩,里三层外三层,春夏秋冬也只有越裹越厚,像现在这般只着一件短袖短裤真是想也不敢不想的事情,而如今他是一身轻松了,可怜了莫雨要陪他晒大太阳。

穆玄英是生里来死里去的,游乐园里的这些东西当然镇不住他,几个项目下来,穆玄英就是图个和莫雨在一起的开心,而莫雨看他开心也就随便他拖着自己玩着玩那。

排旋转木马队伍的时候,穆玄英看着那些木偶马就和莫雨聊起以前驯马的事情,什么马温顺,什么马急躁,品种不同训练方式也要有所变化。穆玄英的师傅谢渊曾是一名天策,对马更是情有独钟,带着他也精通不少。

“小雨,你有没有骑过真马?”穆玄英说到旧事便神采飞扬的,惹得莫雨都不舍得去扫他的兴。

“没有,但是有机会会去试一试。”

莫雨一说,穆玄英就忍不住想象起来少年骑马的模样。见到真马小雨会不会害怕?不会,穆玄英自顾自摇头,小雨胆子这么大,这点可真吓不倒他。

队伍到了他们,两人各自一匹马,其实如果可以的话,穆玄英还挺想和莫雨同骑的,可惜管理员不同意,再说两个大男孩,估计莫雨也拉不下这个面子。穆玄英就只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因为莫雨比他年幼,自然是要圈在自己怀里的,那时候少年一定会很别扭,又不想自己不高兴,就一定会臭着脸全程陪着自己。

想想那个画面,穆玄英就强忍笑意,被莫雨看见了,便问他想到什么笑得这么贼兮兮,穆玄英顾左右而言他,下了马就被莫雨扯着脸颊没好气地抱怨一定是想到他莫雨什么糗事才笑得这么开心。

穆玄英委屈,抓住莫雨肆虐的手喊冤:“小雨你怎么这么想我!”

莫雨也就不再说什么,瞥了他一眼:“你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都写在脸上了。”

“啊?真有这么明显?”穆玄英拍了拍自己的脸,眉毛都撇了下来。

莫雨沉默了一下,开口道:“你果真是想了。”

听闻穆玄英就一副被驴了的模样:“小雨,你诳我!”

不顾穆玄英在自己耳边抗议地嚷嚷,莫雨买了点小吃寻个清净的位置就坐下休息。“你饿不饿?”

被这么一问,穆玄英的肚子才咕咕叫起来,他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拉开椅子坐下来,双手撑着下巴看莫雨把小吃一一摆好,在食物包装袋内侧挤好番茄酱,推到他跟前。

穆玄英先拣起一根薯条蘸了酱送进嘴里,酸酸溜溜的又有土豆的香甜酥脆,意外的很好吃,刚要再来一口,见莫雨都没动作,便递去一根触在莫雨的嘴唇上。“小雨?你也吃啊。”

莫雨从善如流地张嘴,咬进了薯条后,抢在穆玄英的手指撤离前伸出舌尖轻轻舔到了一口。穆玄英怔愣了一下,莫雨仍在品味,少顷喃喃一句:“味道不错。”

莫雨或许有些一语双关,也不知道穆玄英听出来没有,如果听懂了,恐怕穆玄英现在心里都在发憷,小雨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不会是因为和自己在一起了的缘故?脸上大窘,再细细回忆过往那些看似无意又亲密万分的举动,这少年的的确确是明里暗里多次暗示,可怜对象又是纲常伦理又是反射弧绕了地球三圈。

眼瞅穆玄英又陷入了自我的漩涡中,莫雨提醒一句:“再不吃就要凉了。”

等穆玄英反应过来,就是拿起食物埋头一阵吃,看的莫雨心里一阵惆怅一阵哀伤一阵愤然,心中胀鼓鼓的。本来嘛,青少年本就是心思多,情窦初开更是每每心中都是一阵翻涌。他自认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再显露下去他也有点脸面挂不上去,毕竟还青涩,太过的话语和事情做不出来。之前几次打肿脸充胖子,反正都被撩起来了,干脆趁着势头装傻更进一步,没想到穆玄英比他还怂,推开人一溜烟就逃跑了。

想到这里莫雨就来气,手下的饮料被握压发出咯咯作响的声音,混在周身嘈杂的人声中,掩盖了下去。

 

 

饱餐一顿后,莫雨带了穆玄英去了鬼屋,虽然比不上那种单独开设的大型鬼屋,至少还是能看一看的,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是室内游戏,不怕晒。

屋内没有开灯,只有远处一点点幽暗昏黄的灯光,墙壁粉刷的很有年代感,摸上去还有些湿哒哒黏腻腻。

身为武者的警觉,穆玄英仔细打量着,忽然不知哪里传来的惊叫声直破他们的耳膜。因为分贝太高,莫雨一副吃不消的样子揉揉自己的耳朵,嘴里啧了一声,看见穆玄英也因为这个缩了一下肩膀,顿时心情大好。

他抓住毛毛的手,问他:“毛毛,你怕了?”

穆玄英转过身来,摇摇头:“声音太大了,耳朵有点痛。”

“那你怕了没有?”黑暗里看不清对方的动作,莫雨便追问,“怕的话也没有关系,我牵着你。”

穆玄英愣了愣,随之暖暖地流露笑意。

他以前是怕黑的,而且还是怕得不得了的那种,稻香村一夜之间就毁了,可那时候还有一个人护他安危,后来坠了崖,本以为这次定是死了,可劫后逢生,每个夜晚他都又疼又怕,哭红了鼻子睡不着觉。

现在他有力量了,却失掉了当时最重要的人,如今又是一个美好的契机让他实现了不可触及的梦想。第一次见到十五岁的莫雨他就又惊又喜,一次次猜想着小雨便是那人千年后的转世,又一次次地印证事实似乎的确如此。

有多少人能像他这般幸运!

心脏鼓动着,他握紧了莫雨的手,他早就已经不怕这些了,时光早早磨砺了他的意志,更何况现在有莫雨陪伴。可他没有去否认,好像找回了以往流浪的时光,那个高大的身影,总是给他最安心的保护。

一路向前走,穆玄英的注意力也就不放在别的地方了,光是感受莫雨手心里的温度,他就觉得开心。

路上偶尔会冲出几个面目狰狞的人偶,附带一点喷烟效果,喷烟口大概在穆玄英胸口的位置,走在前面并且稍矮的莫雨就比较惨了,直接被糊了一脸。正好这里又有光,被穆玄英看了个正着,还没来得及逮着机会嘲笑一下,没想到莫雨就先下手为强,指着其中一个人偶说长得挺像穆玄英的,气得穆玄英把之前什么小雨伟岸的身影啦坚实的护盾啦,之类的想法给一股脑全扫了。

“那个长得也像小雨!”

莫雨扫了他一眼,这打击报复得太明显,刚才那个神韵是真有点像,特别还是睡觉的时候。

“行行行,你说像就像。”莫雨先妥协。

穆玄英不乐意了,你莫雨在我心里那么好看,我在你眼里就那副鬼样啊?想着就赌气不走了。

感觉到身旁人真生气了,莫雨又折回来,试探:“生气了?”

穆玄英扭过头去不理他。

“我逗你玩的。”没什么效果,莫雨干脆拉下穆玄英的肩膀,轻轻一吻落在青年软软的嘴唇上,“真的,别气了。”

穆玄英脸嘭的一下红了,慌忙抬起身,结结巴巴的:“我、我也没生气……”这毕竟是在外头啊,不比家里怎么亲热都行。

洞察到穆玄英的心思,莫雨及时补充:“又没人看见。”

细若蚊吟地应了声,穆玄英还是有些羞。

躲在工作间的工作人员不乐意了啊,谁说没人看见的,本来还要出来吓吓你们的,没想到你们这么闪,我们就只能点蜡烛了啊。

不过最后两人快要走出去的时候,还是有尽职的员工出来完成工作,直接从背后一巴掌拍上穆玄英的肩膀,结果被穆玄英不客气地摔了出去,连带着滑出三米,停在烈日之下,被路人围观……

 

 

太阳渐渐下了山,暖金色的阳光镀上了大地,洒在行人的脸上,暖了眼眸,柔了线条。

穆玄英或许本就是个受光明眷顾的人,所以夕阳下,在他被拉长的影子旁,才会显得这么好看。那被暖光轻吻上的面庞,内敛又开怀地笑起来,好像下一秒就会融进这细细的微光里,侵进你的心房缓缓抱住你虚弱僵硬的躯体。

莫雨驻足在不远处,他刚买东西折回,就看见那人静静地等在原地,他的手还揣在衣兜里,下定了决心,虚虚拢了什么东西一下,他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

“这里晚上会更好看。”莫雨走近牵住穆玄英的手,往人群里走,“这几日有活动,晚上会有烟花。”

“烟花?”穆玄英回想起来,小时候流浪路经长安,是见过夜幕上绽开的缤纷灿烂的花,煞是好看。

“七八点的时候我们就去那里。”莫雨转过头来,用眼神示意着摩天轮,“那里看最好。”

穆玄英晃着脑袋,声音干净又清冽:“都听你的,小雨。”

 

 

摩天轮的座舱有些闷,好在已经是晚上并不热。

莫雨与穆玄英各坐一边,听着刚升起时的微微咯吱声响,向外望去灯火一片灿烂,霓虹星星点点,串起四散的游人,比起城市的夜空要美上许多。

穆玄英由衷赞叹:“的确是很漂亮。”回首却看见莫雨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心里一跳,面上就红起来。

他撤开视线,问道:“小雨,我觉得你今天从早上起就有些怪怪的,有什么心事吗?”

莫雨默了默,忽有些俏皮地抬眼向夜空瞧去,又看了看手表,松口气般轻笑。

“毛毛。”莫雨轻唤一声,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浅蓝色的小盒子,上面系着白色的锦带,他正视着穆玄英,柔情又认真,“送给你。”

打开锦盒,里面放着两枚白金戒指,设计的简洁美观,适合男生佩戴。莫雨摘下其中一枚,走到愣住的穆玄英面前,戒指的含义他知道,电影里出现过无数次,那是相爱甚至相守一辈子的证明。

莫雨将戒指戴在青年左手的中指上,也为自己带上,将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十指相扣,细细密密熨帖在一起。“戴在这里……”莫雨与穆玄英的额头相抵,视线里除了对方容不下其他,“表示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小雨……”就在这一声,身后燃起了斑斓的烟花,照亮了整个黑夜,人们纷纷向它看去,如垂天之翼,又流星雨一般逐渐消散,一波挨一波,不给喘息的空隙。

莫雨背对着画境一样的幕色,看穆玄英眼里点点星光,和早已红透的脸。他一手扶在青年的后脑,一吻落下,青年颤了颤,随后双手搭在莫雨腰际,仰起头来回应过去。

舌很软,这不是第一次体验。莫雨浅浅退开,带出一条欲断的银丝。两人的眼眶里都有羞涩和爱恋,蝴蝶一般飞出来,迷离的翅膀恍惚了他们的神智。耐不住地再次触碰,像烈火灼烧的触感,莫雨捧住穆玄英的脸,深入地亲吻下去,蛇似得纠缠。喘息重了起来,呼出的热气更是蒸腾了温度。

“小雨……”

朦胧的呼唤,他们中指上的戒指在夜色里折射出明亮的光。

 

 

座舱开始下降的时候,穆玄英主动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因为睁眼的时候无意间撇到上个座舱里的小女孩正红着脸悄悄看着他们,穆玄英大羞,忙把莫雨推开了。

“怎么了?”莫雨有些不满。

“有、有人看。”

莫雨回身去看,那小女孩见莫雨看过来,立马躲到椅背后面。莫雨不快地“啧”了一声,也不好再继续动作了。

不甘地坐回座位,穆玄英见他皱起的眉心,有些好笑地竖起手指点在莫雨眉头的那个小疙瘩上。“开心一点啦。”穆玄英来到莫雨身边,靠在他肩膀上,高高举起左手,“好漂亮。”

比那灯火,那烟花,还要璀璨明亮。

莫雨浅浅笑起来:“你喜欢就好。”

 


 
评论(3)
热度(22)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