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2020 红烧排骨

上次说过的2020排骨,只是没在lofter上发,先看看会不会被和谐,和谐了我再换图片样式的吧



穆玄英,男性,今年二十岁,情史零,但是女孩子的手有牵过,青梅竹马陈月的小手,只是小时候可能是他牵人家姑娘的多些,长大了反倒都是只有被牵的份。

所以当同样二十岁的莫雨吻上他的时候他的脑子几乎整个都是炸开的,没有接过吻,更没有和男人接过吻,再说这男人还是他的兄弟,很要好的哥哥。

莫雨的吻很轻很柔,就是黎明破开时那一抹温和的金色阳光,轻手轻脚地唤醒本在沉睡的佳人。莫雨的嘴唇有些干裂,触在穆玄英柔嫩的那片上有些微刺,穆玄英眼睛睁得大大的,可没有实质的拒绝。莫雨见状撑着床面的手往前挪了些,舌尖漏过唇缝,舔过内里湿热的唇肉,接着掠过了贝齿,有再进一步的意思。

穆玄英一惊,要推开他,莫雨抢先一步抓住穆玄英的双手,将它们按在自己胸口,那里心脏跳动着,有着平和的节奏,一下一下拨动穆玄英手心里的脉络。

“讨厌吗?”

莫雨的唇离开了穆玄英的领地,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哑着声音问道。

穆玄英有些退缩,但是意外的他不讨厌这样,便摇摇头。

“好。”

穆玄英也不知道莫雨在好些什么,下一秒莫雨一手扶在穆玄英脑后,一手还是按着那双熨帖在他胸口的情人的双手,逐渐加深了这个原是蜻蜓点水的吻。莫雨的舌尖闯进了这个温暖的地方,四处舔舐着,带着不可抗拒的强悍,却不粗暴,他扣了扣穆玄英的脑袋,意思是希望得到对方的回应。

穆玄英虽然面目赤红,但心跳尤甚,有紧张羞耻,但更多的还是兴奋喜悦。他干脆闭上眼睛,被按在莫雨掌心里的手开始紧紧攥住莫雨的衣襟,赤艳的舌头慢慢勾住了莫雨的,互相交缠吸允,涉猎着对方的氧气和口涎。热气蒸腾起来,模糊了最终还是偷偷睁眼的穆玄英的视线。他半眯着眼睛,双手挣开束缚绕上了莫雨的脖子,两具年轻的躯体不禁欲求着更多紧密不分的触碰。

穆玄英喘着气,透明的粘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下好看的下巴,不断滑落打湿了领口。莫雨将他不断贴近自己,薄薄的衣物根本不能阻止热量的传递,于是两人越烧越旺,越烧越热,越发的口干舌燥。

比起已经意乱情迷的穆玄英,莫雨还是要清明些,他那双深的几乎看不见底的眼睛此时透着光亮,那是一种迷幻的色彩,让人见了无法自拔。他撩拨着穆玄英,声音黯哑磁性,动作恰到好处地煽风点火,给予了小的甜味就及时收手,等着猎物自己控制不住地羊入虎口。

穆玄英就是一只可以当做例题的好羊羔。

光是这些接触就足够烧毁他的一切理性了。他眼角带着魅色,本就是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如今再这般渲染,说是勾魂摄魄、引人入一汪春水也足矣了。他不自觉地让两人的上半身密密相贴,连乳尖的互相摩擦都能感受到。下身更是如此,被顶得鼓鼓的布料撞在一起,两人嘴里都不禁发出呻吟与叹息。

“小、小雨……唔嗯……”

“叫哥。”

穆玄英不断向上磨蹭,被撩拨到极点却不能得到满足是一件及其痛苦的事情,可脑袋浆糊如穆玄英,连一丝丝将衣服脱掉的意识都没有。

莫雨微微笑起来,将穆玄英背过身去,让他举高双臂帮他将衣服脱下,也脱掉了自己的。他炙热的胸口贴上穆玄英的后背,拉开怀里人的裤链,把裤子拽了下去,露出平角的白色内裤,那里有东西叫嚣着,莫雨没有多磨蹭就伸了手进去。

“自己会做吗?”

莫雨在穆玄英红透的耳边问。

“当、当然。”

只是手活嘛,又不是什么很高难度的东西,穆玄英躺在莫雨怀里稍有些不服气,虽然技术算不上很好,能解决便可以了。

莫雨不说什么,伸进内裤的手动作起来,裤子本来就很鼓了,再加上一只男人的手……其实莫雨完全可以脱掉裤子在动作,可如今看不分明反倒加了一些诱惑,情色的味道更加浓郁。

不得不说莫雨的技巧比穆玄英的要好上很多,照顾得很周全又次次到位,直逼得眼泪在穆玄英眼眶里打转,怀中人胸口起伏得厉害,朱果在空气里颤抖,莫雨一手揉捏上这小小一点,另一手动作得更加快速凌厉,自己的那物隔着衣物也在穆玄英臀缝里摩擦,没有多久穆玄英就尖叫着射了出来。

裤子湿了一大块,莫雨掏出手,满满的白浊,凑到穆玄英跟前,轻声说了句。

“你的,恩?”

穆玄英撇过头去,因为是莫雨整出的高潮,与以往的感受大大不同,全程绷紧的神经让他现在整个人有些疲软,他不搭理莫雨,莫雨却还是要追问。

“我帮你比较爽,还是你自己?”

穆玄英身体烫得快和发烧似的,他拂开莫雨的手,要撑坐起来,莫雨一把抓住他将人压在身下。

“谁?”

穆玄英没得逃,只能硬着头皮答。

“你……”

“太小声了,我听不见。”

“你呀!”

穆玄英恼羞成怒,狠狠瞪了莫雨一眼,莫雨不气反笑,一下子脱掉了还挂在穆玄英大腿上的内裤,亲吻上了内侧滑腻的肌肤。穆玄英唔了一声,随后他的腿被莫雨架在肩上,莫雨凑过来,说:“会有些疼。”

“我知道……你继续吧。”

得到这句话,莫雨像是获得了巨大的保障,也许之前还有些后顾之忧,这下更是全部放开,他吻上穆玄英光洁的额,道:“我爱你,毛毛。”

穆玄英一愣,没想到他会在此时表白,心中一阵暖意,也笑起来,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我也爱你,小雨哥哥。”

进入时候的疼痛是不可避免的,但穆玄英尽量放松,莫雨尽可能温柔,再说都是第一次生涩难免,两人额角都淌上了豆大的汗珠,穆玄英一脸潮红又汗水淋漓,激得莫雨更是血脉膨胀,刚进去就难奈不住地动作起来。

摩擦虽然艰涩,但慢慢碾磨带来的快感却是一波接一波从二人相接的地方直冲脑门,不断堆积,最后溃堤一般的汹涌。莫雨根本收不住,一下又一下不断撞击,快而狠,肉体间的打击声不绝于耳,混着淫靡的水深,噗呲噗呲的,媚而热的肠肉完全不受主人控制,不知羞耻地连连紧紧裹上,

穆玄英的手握得死紧,像条脱水的鱼伸长了脖颈,莫雨伏在他身上,气息喷洒在他胸口,挠得穆玄英直痒痒,可他反抗不了,能做的只有再将腰臀向上迎合些,口里是放肆的呻吟,只是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不然他一定会死死咬住嘴唇,直留下血红的牙印。

莫雨下身快速挺动着,在穆玄英身上牢牢吸允出属于自己的标记,脖子胸口腰腹,不止是这些地方,现在穆玄英整个人都是他一个人的了。忽然他顶上一点,穆玄英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肠肉也是缴得莫雨头皮舒爽得直发麻,被搁在他肩上的白皙长腿绷直成一线,头向后仰去,胸口到下巴展露出好看的曲线,穆玄英直接被操射了。

莫雨尝到了甜头,自然不会再放过那里,被如此苛责,穆玄英已经哭了出来,双手无力地抓着莫雨的臂膀,希望身上的人能放慢攻势,他连指尖都在颤抖,泪水盈了满脸,莫雨虽然心疼,更多的还是爱恋,希望穆玄英眼里身体里脑子里全是他,满满的莫雨。

“小……雨……哥,哈啊……”

“毛毛,再叫我的名字,叫我的名字。”

“雨、哥……莫雨哥……停……”

莫雨吻上穆玄英的唇,如最开始的绵柔,又坚持了十几分钟后,莫雨的热流射进了穆玄英的深处。

爱你,爱着你,就如像你爱我那样地来爱你。

 

 

 



 
评论(3)
热度(70)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