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1520 昨日明日(2)

不知不觉,从穆玄英住进莫雨家已经过了三天。

吃完饭,穆玄英帮莫雨洗好碗便去逗小猫玩,当然那盘青菜炒胡萝卜,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碰也没碰过。就算被指责挑食,穆玄英也打算耍赖,抵死不吃。

小猫悠悠摆着尾巴,穆玄英正挠着它下巴,心里寻思着能有心捡回流浪猫的,莫雨的内心或许远比他外表来的温和善良。

“毛毛。”远处莫雨唤了一声,使得两只都回过头来看他,齐刷刷的,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才几天倒是混的都很熟络了。

“等会儿我要去学校,你带小东西出去逛逛?”

逗弄小猫的手指停了下来,小毛毛便灵活地爬上穆玄英肩头,趴了下来蹭着穆玄英的脖子。

“你要去学校?”其实他想问学校是什么,因为是暑假,莫雨几乎一直都在家。

“恩,得去拿成绩单什么的。”

穆玄英沉默了一下,大概是和书院差不多的地方?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

“你来做什么?”莫雨眉毛一凛,“再说学校也不放它进。”莫雨点点穆玄英肩头比起莫雨更愿和穆玄英亲近的小猫,明明是他莫雨捡回来的,却这么不知好歹,气得莫雨牙根直痒痒。

“小没良心的。”莫雨嘟囔。

穆玄英耳朵尖,咧嘴笑了一下,不顾小猫叫唤,把它拿下轻轻往床上抛去。

“让它看家嘛,我还没有去过你的学校。”

莫雨看了小毛毛一眼,小毛毛正气定神闲地四十五度优雅眺望窗外天空。

“随你吧。”

莫雨没办法地叹气后,身后的穆玄英又笑起来。

 

 

去的路程有点小艰辛,因为单车只有一把,让穆玄英骑吧,他又不认路,让他做公交去吧,莫雨又不放心,连公交车站都不认识外加站牌不会看,万一被人拐了可怎么办?当初这人可就是这么轻而易举被自己拐回来的。

莫雨琢磨着,看向正微微朝他笑的穆玄英,一副等你指示我全听你的样子,心中更是警铃大作。

“我们走的去。”心中一直在纠结拐不拐的问题,莫雨暂时把出租车这种东西给遗忘了。

夏天为什么要放暑假?因为太热,怕祖国未来的花朵们还没开花就先被晒干瘪了。两人用徒步的,穆玄英或许还好一些,从前的生活条件自然是不能和现在比的,再说上战场的人,风里来雨里去,没有一个是不能吃苦的。

但莫雨不同,男孩子也不会去打伞,路还是挺远的,单车十几分钟的事情,放步行真的会走到脚底发烫,可莫雨不会说,哪怕脸上的汗水被晒干了立马会换出一批新的。

“小雨你热不热?”

穆玄英有些担忧地走在旁边,从刚才起莫雨的脸色就有些发白,外加神情恍惚,这和中暍很相像,“你难受么?要不要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莫雨脚底有些虚浮,费神地环望一番,指着不远处的绿化带,让穆玄英扶他过去。

坐在绿荫下,莫雨显得颇为难受,虽然不至呕吐,但头晕目眩,浑身乏力。

“居然中暑……”莫雨懊恼。

正好这是河岸,穆玄英想也没想便脱下鞋卷起裤管,淌水下河,摘了一片大荷叶,盛水给莫雨送去。

“小雨,喝点水。”

穆玄英挽起来的裤腿还是沾了湿,赤足在地上踩出一串脚印,他蹲下来送去荷叶,结果莫雨只给了他白眼一个。

他从裤兜里掏出几枚硬币交到穆玄英手里,努努嘴:“喏,看到没有,那边那个红的。”见穆玄英点头,“能买水的。”

“那这个……”

“扔了。”

“明明都是水……”穆玄英在心里腹诽,动作却不迟疑,仔细捣鼓了一下自动贩卖机,最后还是踹了一脚才跑出瓶水来。

“不错,有天赋。”莫雨接过矿泉水赞扬穆玄英机智的一脚。

 

 

“会不会晚了?”

穆玄英盘腿坐在莫雨身边,他们休息了快半个时辰。莫雨看了看表,的确时针都快走满一圈,可他依旧泰然自若,他莫雨谁啊,学霸,迟到一会儿不算事的。

最终还是舍得站起来了,好在两人都是深色裤子,脏了也看不清。

“我们打辆出租。”

“出租?”

“就是给钱会载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的。”

“哦,就是马车嘛。”

“差不多吧。”

穆玄英还在为得到肯定沾沾自喜,忽然又问道,“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找出租?”

“车来了,跟不上你就别去学校了。”

莫雨头也不回地拦了辆的士,打开车门就上真的没有等穆玄英的意思。

“诶,等等!”

穆玄英在后面大声喊,跟上几步,又跑回去,“小雨!我鞋还没穿!”

 

 

车厢内有打冷气舒服的很,莫雨一副要睡的样子,穆玄英本来不想打扰,但还是忍不住问他:“小雨,你的学校是怎么样的?”

莫雨的声音有几分慵懒:“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了。”

看样子是不准备回答,穆玄英眨眨眼,靠回椅背。

“我小时候的书院叫兰亭,周围山清水秀的,围着一汪活潭水建了书廊,书生很多,大家都是跟着青莲先生学习。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笨,先生和军师讲的内容十分几乎有八分记不住,字也写的很难看,连司空叔叔都说我是狗爬字。我气馁的很,打不起精神,反倒是每次有小贼来闹,偷了穷书生们的钱袋,捉贼时我才是顶顶活跃的,导致每次见了军师我都想逃,他那眼神都要让我觉得他是不是要放弃我了。”

说起过去的事,穆玄英絮絮叨叨起来,眉眼都挂笑,莫雨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但好在大家都对我有耐心,一点点教我,不厌其烦,哪怕有一两次我在屋顶贪玩,差点就把廊顶给踩塌了。”

穆玄英拨弄着手指,思绪好像又飘得更远了些:“我坠过崖,小命是他们救回来的,哥哥姐姐们都对我很好,所以那里是我的归属,我的信仰和方向吧。”他忽又抬起头来,眸光明媚,问莫雨,“那小雨你的呢?”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在乎的地方或者,人呢?

莫雨听了一长串有点怔怔的,忽然把问题的皮球踢给了他,心有些沉落,等回过神来,他逐渐收回了变得冷漠的视线。

“没有,我没有这种东西。”

莫雨如是说。

 

 

莫雨的学校和兰亭书院相比,大的不是一点点,学生也非常多。

穆玄英边走边看,赞叹不已。

莫雨的心情不是很好,似乎是因为方才的谈话,穆玄英主动和他搭话都被三言两语地回避了。

“你在外面等我,不会太久的。”

莫雨从包里掏出一本杂志塞进穆玄英手里,指指走廊里的椅子,让穆玄英在那等。

穆玄英答应后,莫雨就进了教室,里面坐着很多和莫雨年龄相仿的孩子,不像兰亭的,年龄参差不齐。

他本来是安分地坐在长椅上翻看杂志,但没一会儿就坐不住了,躲到门板后面偷偷看门窗,瞧他们在干什么。莫雨进了教室后就没怎么说话,其他同学有说有笑的,显得他形影单只。

果然不仅是长得一模一样啊,穆玄英感叹,心脏像是被什么一把揪上,一点点收紧,漫出一丝丝苦涩的滋味。

他低下头去,马尾却还高高竖在窗户前。

“你是新来的实习老师吗?”

原来在教室的老师看见他一直站在门后,出来询问。

穆玄英先是看了莫雨一眼,对上莫雨同时投过来的无奈目光,觉得回头又要被人说教,赶快歉意地回道:“不是的。”

“那你是谁的家长吗?”

穆玄英本想找个说辞就好离开,被这么一问下意识地再次看向莫雨,老师仿佛恍然大悟。

“哦——原来你就是莫雨的父亲啊。”

老师的语调打了好几个弯,听的人怅然若失——虎躯一震。

老师,五岁的男孩子还没有发育呢……


 
评论
热度(23)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