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1520 昨日明日(1)

莫雨回到家的时候,室内正开着冷气很凉爽。他换上拖鞋,将手里刚去超市买回来的食材放进厨房,洗了个手后便转身去了卧房。沙发上侧卧着一个人,看上去比莫雨年长一些,留着长长的马尾,一身简单的衣服,是莫雨拿给他的,他自己那身已经因为下雨而湿了个透。

莫雨看了看空调遥控器的温度,这是他出门前给青年调的,青年像是从什么低端落后的地方来的,电子科技几乎都不会使用,甚至是见都不曾见过。莫雨从床上抖开一张薄毯子要给他盖上,青年似乎很敏觉,一点举动就让他醒了,他眨了眨眼睛,下意识握住了莫雨伸过来的手,认清是谁后微微笑起来。

“回来啦,小雨。”

莫雨点头,青年松手后,他便把摊子重新折了回去。

“你把这里理一下,等下就吃饭了。”莫雨吩咐了一下,走出去几步又折回来,“你喜欢吃胡萝卜么?”

青年稍稍想了一下,皱了下眉头:“不喜欢。”

“毛毛乖,不能挑食。”

莫雨的神情语调俨然像位兄长,丢下这句话就去厨房抄起了刀具。青年耸耸肩,没办法,他不会烧菜,更不会摆弄那个会冒蓝火的东西。青年会做的,顶多就是平地上支个火架子,逮个野鸡野鸭或者野兔子放在上面烤烤,青年的手艺,他自认为还是不错的,可惜这地方这些动物似乎并不常见。

 

 

青年唤作穆玄英,大概三天前忽然出现在了莫雨家楼下。

那时倾盆大雨,青年的举动着实奇怪,穿着奇装异服呆愣愣地淋雨,有撑伞的路人从他身边绕过,穆玄英看着他们,要上前问些什么,那些人便都加快脚步离他远了一些,这也不能责怪他们,因为穆玄英身上有着淡淡的血腥味。

雨幕下的穆玄英显得格格不入,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里面什么都没有却让他看了许久,他的脑子有些混沌,却又被雨打得很清晰,他忽然迈开步子,谁知却重重地摔在地上,泥泞糊了他一身,也沾上了他的脸。

“雨哥……”

穆玄英趴在地上,深埋着脸低低呢喃了一个称谓,手便狠狠地握紧了,指甲陷进了皮肉,但解不了深到骨血的悲怮。他还能清晰地记起那次争吵,似乎昏天黑地的,几近于咆哮的音量让穆玄英脑袋都快炸了,他当时多的是愤恨,莫雨多的却是绝望,可惜那时候他根本没有心思注意到这些。

雨越下越大,有要将街道重新洗刷一遍的架势,一把伞移到穆玄英上方,穆玄英没有理会,不一会儿撑伞的人就用脚碰了碰他,丝丝冷漠的声音在上空徘徊。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

穆玄英只侧过脸抬去一个眼神,随即便是浑身一颤。眼前是位少年,偏长的头发有些翘起,怀里抱着一只脏脏的流浪猫,一手撑着雨伞,颇为不满地看着自己。

但也只是不满,没有敌意。

“你……”

“你什么你?”少年干冷的声线非常不客气地打断了穆玄英的犹豫。

“……你有没有干的外袍?”

 

 

被带进家门的时候,穆玄英没有一点客人该有的矜持,相反一路上几乎是在死死盯着莫雨,盯得莫雨浑身不自在。

“你看我干什么?”

这才察觉失礼的穆玄英尴尬地笑笑:“不好意思。”

莫雨瞥了他一眼,不算轻地嘀咕声“怪人”,惹得穆玄英脸有些红。

“把你那身衣服脱了再进来。”穆玄英看了看莫雨的屋子,的确是很干净,便利索地脱下外袍,被莫雨接过去丢进了洗衣盆,“把脚擦干净再进来。”

穆玄英诺诺地点头,虽然里衣没有湿,但是发梢还是在一个劲地滴水,看着地板上的水渍,穆玄英有些不好意思,刚要讨要手巾,便被莫雨推进了浴室。

“好好洗洗,脏得比毛毛都不如。”

“啊?”穆玄英又是一震,转身看过去,莫雨正抱着不安分的小猫往水盆里按。

“你管它叫毛毛?”

“干什么,难不成你也叫毛毛?”

穆玄英被噎得够呛,但还是艰难地点点头。

“看你长的还不错,怎么叫这种傻名字……”莫雨手里梳理着毛毛的猫毛,一边按摩得毛毛舒服得咪呜咪呜直叫唤。

“我有大名的,穆玄英。”

“哦。”莫雨心不在焉地应了声,“那还是叫毛毛吧。得了,你快去洗澡,等会要着凉了。”

穆玄英心里五味杂瓶,最终还是只能点点头。

 

 

莫雨,十五岁,还只是个初中生,一天里不仅捡到了一只会软糯撒娇的白毛小毛毛,还捡到了一个比自己大五岁的来历不明的英俊大毛毛。

因为莫雨的双亲常年在外工作,也没什么兄弟姐妹,所以懂事以来也都是他一个人独居,不过经济状况不错,所以再多养上两个毛毛,莫雨并不在意。

在衣柜里坑出几件父亲年轻时候穿的衣服,莫雨要给正在淋浴的穆玄英送去,门还没打开,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哀叫。

“烫烫烫!”然后是扑通一声,脚下打滑摔了个屁股墩的声音。

莫雨黑着脸打开门,花洒还开着,水溅了一地,穆玄英狼狈地坐在地上,看到莫雨进来脸瞬间就烧到耳后根——太丢人!

“衣服给你放在这了。”

莫雨盯着局促不安地穆玄英,神色异常的平静,平静到临走都不忘留给穆玄英一个“唉,傻毛毛”的同情表情……

穆玄英默默关掉水龙头,仿佛慢动作般将脸埋进手掌,觉得他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形象毁在这十几分钟里了。

 

 

莫雨父亲的衣服仍稍显大了些,穆玄英赤足踏着拖鞋,在莫雨房里随处看看,这些都是他不曾见过的东西,却很镇定自若地极快适应了下来。他望向窗外,天色已经很晚了,莫雨怀里抱着猫咪,小毛毛刚吃饱已经困得睡着了,莫雨就将小东西轻轻放进了临时搭的小窝,转而问穆玄英。

“你饿不饿?”

穆玄英的肚子很是时候地咕咕叫了下。

“我下面你要不要吃?”

穆玄英心情很好地点头,跟着莫雨去了厨房。

“你们都是用这个生火的?”

他很好奇地想要上手碰一碰,但被莫雨出声制止了:“当心烫着。”

穆玄英嘟嘟嘴,也没有坚持,尽管看着兹兹冒着的小蓝火有点雀跃,以前可从没有见过这种颜色的。

莫雨的动作很娴熟,抽出一把面水烧开后就放了下去,拨弄着逐渐软化的面条,他问穆玄英:“要不要加个蛋?”

被照顾周到的人的马尾又晃动起来,莫雨问什么他都说好,新发现的冰箱冷冰冰的,已经把穆玄英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莫雨看他这样,心里默默说着怪人,一边又给锅里多加了些青菜和火腿,他尝了尝味道,觉得还不错。

“不要看冰箱了,长时间开着会停止工作的。”莫雨把面放在客厅的餐桌,擦了擦手,在冰箱发出警报前把箱门关上了,“快去吃面,涨了就不好吃了。”

“好。”

穆玄英闻着香拿起筷子,夜宵看着非常美味可口,只是一些小食,摆的却很精致,不禁心里暖暖的,他对莫雨展露一张如沐春风的笑脸,用着温润的嗓音说了声谢谢,并且大加赞扬。

“莫雨,你好会做菜!”

不像他那在恶人谷整日打打杀杀的人,做出的菜肴比自己还要粗糙好多,甚至不能看。

穆玄英吃得津津有味,那厢莫雨愣了愣,却没什么大反应,只是催促道:“喜欢就快些吃吧,锅里面还有。”

 

 

说没反应还是假的,把一直空着的一间房给穆玄英整理好后,莫雨就把自己关进房里想事情,想以前一直住在那间空房的人,从他们相依为命,到出了事故那人必须离开自己。

莫雨躺在床上觉得有些恍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捡了个大活人,给他备了卧室,让他洗了澡,为他做了饭,甚至是连来历他都还没有询问。

只因为一份奇怪的亲切,他就分了大半温柔给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

可他又是与曾经和自己密不可分的人如此相像,简直是长大后的样子,暖融又和煦。

莫雨翻过身将脸埋进软枕,他还需要再好好想想。


 
评论
热度(31)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