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现代20X20(续)

有可能的话,会把拉灯的补一下……(捂住自己的肾

莫毛的好姑娘们发掘的梗真是细致又有趣,献上我满满的爱!

另外最近看着苏轻言太太的图,又有点想去写短短的谢乐傻白甜惹~(傻白甜爱我,我爱傻白甜)


现代 20X20

 

莫雨搬进穆玄英家以后,两人见面次数还是挺少的,像莫雨这种拿公司当我家,吃喝住全靠它的人,也难怪自己的住处这么破烂也不在意。

但穆玄英比较在意。

好歹他们也是十年未见的好兄弟,没重逢前两人都找对方找得歇斯底里,想对方想得掏心掏肺,这要搁电视剧里头,光为这相遇的一刻就不知道要铺垫渲染多少集,更别说之后该是怎样滋润的小日子。

穆玄英窝在沙发里,一手薯片一手遥控器,看着时钟指在八点,荧幕里播放着肥皂剧,嘴里卡擦卡擦嚼着土豆片……真没味。想着整个人又窝进沙发一点。

等到莫雨回来的时候,卧室里的灯还亮着,人却已经歪向一边睡着了。他本来是想干脆睡公司的,反正都这么晚了,但想起这几天穆玄英似乎有点失望又有点期待的小眼神就还是坐上自己的小摩托一路突突突地回来了。

莫雨其实自己也不清楚心里在纠结什么,见了穆玄英就想避开他,等看不见了就又想他,他对自己这种神经病的反应感到心力交瘁。

莫雨关掉了电视,都十二点多了,他拿走穆玄英手里的本子,抱起他要放他去床上睡,在他怀里的穆玄英眉头微锁,不知道是梦见什么了,莫雨见他嘴角还有吃薯片留下的碎渣子,就低头吻上吃了去,梦里的穆玄英立马变了表情,转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一脸舒坦地睡得更沉。

莫雨给他掖好背角,要给他把东西收拾收拾,就看见刚刚他拿下来的本子,那其实是本相册,莫雨翻开看了看,第一张就是两个缺了门牙的小屁孩,一手一个布娃娃和糖葫芦,一个吃的很开心,一个满脸嫌弃。莫雨嘴角弯了起来,整本相册几乎都是这两个人,小流氓和乖宝宝,他的手轻轻摩擦着相册,直到没有新照片了,才发觉没有两个人现在的照片。

莫雨在上衣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两张被裁切过好正好放进口袋的照片,仔细看了一会儿就塞了一张进相册。那是莫雨趁穆玄英不注意时用手机偷拍的,一张笑得爽爽朗朗,阳光下发丝都好像上了金光,另一张则是穆玄英趴在桌子上微张着嘴,睡得口水都流下来的傻样子。莫雨放了傻傻的穆玄英,有点捉弄人的意思,自己少了一张没有关系,反正补回来的机会多的是。

这样想着,莫雨拿出手机又对准了穆玄英。

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玩一次,相册可不能老是那两个那么傻的小屁孩啊。

 

 

现代 20X20

 

这个周末莫雨还是不能回家吃饭,连续三周一个人吃冷饭的穆玄英决定这次要跟莫雨去他公司看看,到底是哪里的老板这么没人性,把人往死里榨压,他穆玄英要为莫雨征讨下人权。

“你去做什么?”莫雨很明显不让。

穆玄英自从和莫雨混一块,脸皮明显厚了不是一点,可喜可贺。“蹭你们一顿饭,我就不用去买菜了,烧的剩了吃不完又浪费。”穆玄英讨好地朝莫雨眨眼睛。

莫雨被他拽住手臂躲不掉,看他诚恳又亮晶晶的双眼离自己这么近,身后是冷汗直冒,只能硬着头皮努力阻止:“没什么好吃的,我们公司不景气。”

“我不在乎。”穆玄英又凑近一点,莫雨几乎整条手臂都快被他抱怀里,然后裂开嘴如沐春风地笑了笑。

你不在乎我在乎……莫雨不禁向后躲了躲,生怕一不小心心窝里的某个东西就冲出枷锁,但最终他还是妥协地点头,补了句:“要是到时候不喜欢,我们随时可以走。”

穆玄英很开心地应了。

吃饭那天,如莫雨所说,本来众人是要去大排档凑合的,可在王老板几次要吹笛子的坚持下,最后还是找了个小饭馆,要了间小包房。

这店估计生意不好,包厢门一开,便有一股冲鼻的霉味,服务员小妹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径直去推窗,窗口对着巷子,风刮得呼呼响。

早晨下过雨,穆玄英穿的也不厚实,莫雨倾过身子问他:“冷吗?”

穆玄英摇摇头,没说话,是因为觉得这气氛他不好说话。

自从他出现在莫雨身边,自己身上就黏上了好多双眼睛,或轻蔑或戏谑,惹得他浑身不自在。

菜上桌了,手里拿着烟管的米粒古丽吐出一口烟圈,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倚倒在座位上,那红艳的指甲很是惹眼,她半眯着眼睛,冲莫雨媚笑起来:“今天我们的小疯子带了小兄弟来,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

莫雨不理他,给穆玄英倒茶。穆玄英在旁愣了愣,他以为莫雨应该和他们介绍过他了才是,不然就一个陌生人来共餐,实在是不太礼貌。于是他刚要开口补一下身份介绍,就被莫雨一句话噎了回去。

“你管这么多。”莫雨放下茶壶,“我想带谁就带谁了。”

米粒古丽一副害怕的样子捂住嘴,随后又娇笑起来,神情倒是看不出哪里生气了,只继续言语调戏着莫雨,“该不是小情人什么的吧,同事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个嗜好。”

此话一出,穆玄英红了脸,在座的除了王老板和陶经理,都或轻微或豪放地笑起来。

“我们是兄弟!要好的兄弟关系!”当事人急着解释。

莫雨的心痛了痛。

“兄弟?什么兄弟?”米粒古丽转着烟管,“在我们这里混的,除了死了老婆丢了老公的,就是情人一堆的,小疯子都二十了,能干净到哪去?”

然后在座不少人的眼刀子就刮向了米粒古丽,米粒古丽干笑一声,不再发声。

穆玄英有些动摇地看了莫雨一眼,莫雨眼里有什么转瞬即逝,他没能及时抓到。

“毛毛,你是信他们的,还是信我的。”

穆玄英一颗心定了下来:“当然是信你的,小雨哥哥。”

“那就行了。”

莫雨拿起筷子,在众人不善的目光下食用晚宴。想的和做的不在一条路上,莫雨觉得心好累。

米粒古丽那一伙人虽然话说的难听了些,好歹也没再做什么过分的事,酒喝多了,一群人就开始胡闹起来,拖着好说话的穆玄英比酒。

推辞不下,几杯下肚,穆玄英略显昏沉,抓住莫雨胳膊,悄悄说上一句:“小雨哥哥,我不行了……”

莫雨看两朵红晕绽开在穆玄英两颊,紧抿的薄唇隐隐闪现着水光,从下往上瞅他的求救眼神,只觉得喉咙越发干燥,一手按下穆玄英的脑袋,这样就看不见他的小表情,拿过推到穆玄英面前的酒杯,一口喝干。

穆玄英挠挠被压乱的头发抬起头,见莫雨在起哄下一杯接一杯,倒是不见得一点摇晃,仍旧站的笔直。刺眼的灯光下莫雨的线条显现得十分硬朗,有些超乎他年龄的孤傲,冷锋般坚硬冰冷,那是穆玄英最不愿看见的。

穆玄英呆呆看着他,心中发涩,记起来之前莫雨所说的,他想回家了,想现在就和莫雨回家。但周围一切都是阻力,他鼻头险些发酸,身体一歪就吐了出来。

“毛毛!”莫雨去扶他,穆玄英顺水推舟地一头扎进莫雨怀里说胡话。

“回家,回家,我要回家,难过死了。”

 

 

毛小爷喝醉了,莫雨费了很大劲才把他抬进车厢,让司机载他们回家。

回家的路有些颠簸,穆玄英几次差点吐在莫雨怀里,前面开车的司机也提心吊胆的深怕被弄脏了车。

好不容易到家,穆玄英扯着莫雨和他一起倒在了软绵绵的床上,接着就是对莫雨大喊大叫撒酒泼:“小雨哥哥,你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子!”是不是这样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就会顺眼一些?

莫雨被这么问一下子就懵了,随后黑了脸,使了蛮劲才将这个树袋熊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

莫雨煮了茶要让穆玄英醒醒酒,谁知毛小爷一个翻身,长臂一挥,就给莫雨脸上响脆地拍了一记,肇事者还无知无觉。

莫雨本来就烦躁,带上穆玄英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他看着那张睡脸,是越看越不是滋味,越看越有气,牙齿都要咬得咯咯响,随即他一把抓住人肩膀,抓得穆玄英坐起来,然后唇瓣贴了上去。

穆玄英瞬间惊醒,莫雨的舌头长驱直入,在他口腔里肆虐,可他只有傻愣的份,被莫雨拖住自己的软舌去了他的地盘,一阵吮吸缠绕。不用想穆玄英的脸已经是要快烧起来的热度。他猛地一下推开莫雨,一手捂住嘴,一手帮助自己向后退,惊慌失措地大喊:“你、你干什么!”

莫雨眯了眯眼睛,逼近一步:“你装醉?”

“没有……”穆玄英满脑子像刚被轰炸过一样,眼神躲躲闪闪,复嗫嚅一句,“我……我不是故意的……”至少那一巴掌他不是装的,是真不小心。

莫雨靠近一些,灼热的气息喷洒在穆玄英的眼帘上:“我倒希望你故意。”那样算不算两情相悦?

“小雨原来你喜欢被人扇耳光啊?”

“……不是指这个。”莫雨抽搐了下嘴角,他本来就不善言辞,偏偏对象还是这么个能曲解人意的傻毛毛。

肢体语言总比言辞更加强而有力些,于是莫雨再次吻上去,压住人躺在床上,穆玄英迷蒙着眼睛,虽有推拒的意思,但是软弱无力。他任凭莫雨的舌苔滑过自己的齿列,深入口腔,舔舐着黏膜,模仿着某件令人血脉膨胀的事情来来回回。

或许是有酒精的关系,穆玄英干脆闭上眼睛,双臂主动勾过莫雨的颈项,心甘情愿地配合上去,粘液顺着缝隙从嘴角流下,打湿了枕巾。

“傻毛毛……”莫雨粗喘一声,手撩开穆玄英的衣摆一点点探了上去。

阻挡着夜幕的帘幕也一样遮住了这一室的旖旎。两个傻瓜一样的人啊,早一些挑明可该省去多少不愉快呢……

 

(这么紧张的时刻,怎么可能会有肉呢……


 
评论(4)
热度(19)
© shiro|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