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毛】现代20X20

拿这个来混更一下,只是脑洞而已,顺带叨些有的没的……

这周才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GF刷分,威望真的是蹭蹭蹭往上飞,做多少日常都不够抵,第一次打GF的时候,加了个团却连他们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就是跟着蓝点点到处跑,一个地方还没有跑到,他们就又飞走了。其实第一次也有跟着刷分,但那时候不知道这样就是刷分,觉得空站在这好无聊就飞走了……第二次就不提了,卡成狗,地板都看不见了………………第三次是打进攻,麻麻呀,恶人谷的地图好难走啊!第四次才这么愉快地来混分了……

顺说这次恶人的指挥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哭麦了,浩气的指挥说你来向大家解释一下,下次我们再好好打一场,忽然觉得挺有爱的。


下面脑洞啦


现代 20X20

前提:莫雨混的不好,穆玄英找了他很久,好不容易找着,莫雨看穆玄英过得挺好就不想穆玄英再和他有瓜葛,跟他混这种日子,于是穆玄英和他磨了很久,莫雨才答应。

 

穆玄英跟随莫雨进了居民楼,莫雨住所选的很简陋,连个小区都不能算是,别说什么绿化,就是在阳光所照不到的城市旮旯扎了个根,破破烂烂的,污水油垢、烟蒂空罐随处可见,楼房里也是乌烟瘴气。

穆玄英不能想象这是人住的地方,像没改革前的流民街似的,很是为莫雨的身体健康担忧。可想归想,穆玄英一边琢磨,一边想该怎么劝莫雨搬来和自己一块住,莫雨就到家了。见他摸出钥匙,转了锁孔门还是不开,便狠狠踢上一脚,铁门自己吱呀一声开了。

“进来吧。”莫雨不太舒畅地抓抓自己齐肩的翘头发。

“唔。”穆玄英本来还在地上找拖鞋,看莫雨已经踏着外鞋进了房间,也就不管这些跟了上去,然后四处张望。

“没什么好看的。”是没什么好看,因为几乎啥也没有。

穆玄英打开冰箱,里面只有两三罐啤酒,一些榨菜和馒头若干,又看看橱柜,几包烟、几包拆了一半的碎饼干和半袋米。

“小雨,你就吃这些?”穆玄英从橱柜里探出头来,正好对上莫雨盯着他的眼睛,他上前走几步,“难怪长不高。”

莫雨一挑眉,想着小子长出息了啊,双手一抬就压在穆玄英肩膀上,把人压在了墙上。莫雨手上没轻没重的,穆玄英被这么一压,直接撞了上去,后背火辣辣的疼,他忍着没龇牙咧嘴。“小雨你做什么。”

“空长个,小细胳膊小腿的,一压就倒。”

穆玄英不服,这关系到他的男性自尊,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好歹在外也是个不依靠人的男子汉,便一下子倔起来,使劲要推开莫雨,可怎么推,身上人就跟个铁柱子似得一动不动。莫雨看他空努力,忍不住就笑,笑得还有些得意,穆玄英马上泄了气。

“有什么好笑的……就会欺负人。”

莫雨不笑了,松开人,从口袋里抽根烟点上。

穆玄英看人真的重新又把脸板了回去,急了。“其实笑笑也没什么的……”

莫雨神情古怪地看他一眼,看的穆玄英只觉得慌神,手一抖,就也要在莫雨手里拿根烟。

“你抽烟?”

穆玄英知道有一些人拿喝酒抽烟来说事,好像会这两样就算进了社会一样,他自己不抽,但以为莫雨是这类人,怕待会儿他又要拿个布娃娃来笑话他,赶紧应:“抽。”

莫雨让穆玄英自己拿,莫雨其实并不高兴,臭小子学什么不好学别人抽烟。

穆玄英学着将烟叼嘴里,又眨着大眼睛,“小雨,借个火呗。”

哪个抽烟的随身不带火啊……穆玄英的小心思瞬间被莫雨猜了个透,他掏出打火机,恩了几下都只是劈啪的小火星,没油了啊……莫雨皱了皱眉头,一手抓住穆玄英的衣领向自己拉去,穆玄英吓了一跳,差点嘴里的烟就要掉地上,两人的烟头触到一块,莫雨吸了一口,燃着的香烟就点上了穆玄英的。

穆玄英怔怔地看着莫雨,莫雨低着眼,视线在烟上,那睫毛长长的,五官精致的很,虽然打扮得邋里邋遢的,但是美玉就算丢沙子里也还是会有人看见它是不同的。

穆玄英刚要说什么,他就被放开了,莫雨揉揉他脑袋,靠坐在桌上倒了杯水。

“谢、谢谢……”刚反应过来发生了啥的穆玄英闹了个大红脸,可惜来不及让脸更红一点,他就看见莫雨的坏笑,穆玄英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随后一句整话都不上了。

“咳咳咳咳……小、小雨,咳咳咳咳,你、你混蛋!”

分明就知道他不会抽,等着看笑话呢!

(莫雨:谁让你不学好,还怪我咯?)

 

 


 

穆玄英要让莫雨搬去和他住,虽然只是小型公寓,也总比窝在这里要好。可莫雨没答应,穆玄英就表态,“小雨,你不走,我就住到你搬为止。”莫雨看他一眼,转过身去“得了吧”似得挥挥手,嘴里叼上烟就出门了。

穆玄英没想到莫雨就这么干脆把自己丢家里了,对着莫雨背影干瞪眼,气没地方撒,只好再堵回胸口。来回没踱几下步,就开始到处翻来翻去,看能不能坑出几条棉被来。

没办法,莫雨床太小了,两个大男孩睡估计得侧身贴着躺一晚,再加穆玄英睡相不太好,莫雨又常在一些乱七八糟的地方打工,谁知道晚上会不会穆玄英刚要大手大脚地翻身,就被莫雨一个本能反应给撂下床去……所以还是打个地铺比较好。

不过,莫雨自己床上也就铺了两层,他搜了半天,也就再扯出一条破棉被。勉强在上面躺着试试,因为楼房整个没太阳,自内而外透着一股阴凉,地板就更是透心凉心飞扬,把穆玄英冷得一哆嗦。

不行,他可是男子汉啊,冷点算什么,小雨这么辛苦都走过来了……这样想想,穆玄英好像真的觉得身下的棉被还挺暖和。

莫雨回来的时候,买了盒饭。

“吃晚饭。”

“哦,好。”

穆玄英放下手里过期快半年的推销杂志,莫雨房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啥陶冶情操的东西都没有,一共一厅一室一卫,就放点基础的东西,倒还显得挺宽敞。

穆玄英咬着筷子来搬凳子,被莫雨一筷子打了手:“不要咬着,当心戳痛。”

“你打得挺疼……”穆玄英揉着手嘟囔,见莫雨瞧过来,赶紧把筷子取下来,好好拿手里。

“小雨,你平时都干些什么啊?”

莫雨正在菜里挑葱,随口回:“工作、吃饭、睡觉。”

“谁问你这个了……小雨你还挑食。”

莫雨把挑完葱的菜拣进穆玄英碗里:“给你弄的,你小时候不是不爱吃?”

“那时候小嘛……”穆玄英嘴上辩驳,手上筷子给莫雨夹上一块肉,选的不错,肥瘦匀称。

“我说正经的,小雨你家里东西这么少。”

“工作地方都有的用,没必要再买,而且平时都住外面,不太回这里。”

怪不得小雨家里粮食这么少,还能长得这么壮。穆玄英在心里如此腹诽。

晚上穆玄英真的赖莫雨家了,衣服没带,只好借了莫雨的,随便洗了洗就往地铺上一躺:“我睡了,晚安。”

莫雨拿他没办法,坐在床上看穆玄英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把自己身上的被子丢了过去,穆玄英睁开眼,刚要说那你盖什么,灯就被熄了。

黑溜溜一片,穆玄英手里捏着被子,怪不好意思的,躺了一会儿又起来戳戳莫雨,莫雨没理他,他就又把被子盖回莫雨身上去,自己拿来两人外套裹裹好。

没一会儿,穆玄英就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一块软绵绵的大东西又被丢了下来。

穆玄英一下子站起来,拿起被子再一次要盖回去,但是不小心脚踩到了棉被边缘,磕到了脑袋和小腿骨,伏趴在莫雨床边,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转,一时间疼到话都说不出。

啪的一声,灯一下就亮了,莫雨看着朝自己硬忍着疼还嘿嘿傻笑的穆玄英,下了床铺。

“小雨?”

莫雨把床上的被子往地上铺,让穆玄英在增厚增大的地铺上躺好,自己去关了灯,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睡地上盖一条被子度过的这个夜晚。

虽然第二天早上起来,莫雨是已经被穆玄英踹到床底下的。

 

 


 

一个晚上,两人都着了凉,第二天起来接二连三地打喷嚏,此起彼伏、连绵不绝。这就更坚定了穆玄英要把莫雨生拉硬拽去他家住的决心。

等莫雨买早餐的间隙,穆玄英就在想该怎么说才好,他曾经是校园辩论赛的主力,相信只要自己够诚心,这点困难是难不倒他的。

莫雨不久就回来了,穆玄英刚要巧舌如簧,莫雨就给他嘴里塞了个肉包子。

“今天去你家住住。”

穆玄英楞了。

莫雨自己掏出个菜包子啃。

“干什么,不想我去住?”

“不不不不,当然想!”穆玄英拿下包子,还想问莫雨怎么忽然就变卦了,不过既然变得是好卦,穆玄英也就不深究了。

“小雨,你怎么吃的是菜包子。”穆玄英一副包子就该吃肉的嫌弃脸。

莫雨看他一眼,低头拉住穆玄英举着包子的手腕,一大口咬了上去,霎时大半个包子落了莫雨的口,吃的只剩下皮了。

“荤素搭配,身体好。”莫雨塞了一嘴巴,正在努力嚼嚼嚼。

穆玄英看了眼只剩皮的包子,欲哭无泪:“小雨你!吐出来!”

随后就扑上去要咬莫雨的嘴巴,莫雨向后一跳,两人就一道滚在床上,穆玄英趴在莫雨身上瞎闹腾,眼看穆玄英就要成功啄到对方口里的食物,莫雨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口里东西总算是吃完了,沉声道:“毛毛,袋子里还有肉馅的。”

穆玄英双手正被莫雨擒拿着,禁锢在头两侧,却仍只是气鼓鼓的样子。莫雨见了,好像一下子心灰意冷,放开穆玄英丢了肉包子过去,略显消沉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点上烟叹气。

“……”干什么呢,不是他先抢包子的么……

整理了些随身衣物打成一个小包,莫雨就去了穆玄英家。

第一感觉是明亮,第二感觉是干净,第三感觉……莫雨其实对环境并不在意。

刚换上拖鞋,穆玄英就把莫雨往浴室里推,表示要好好洗洗,既然在他家住下了,就别想再回去那小破地方,搓搓干净算是迎接新生活,况且感冒了泡泡澡,身体也好得快。

莫雨磨不过他,最终还是一路走一路脱地去泡澡了。

穆玄英拣了一地,心中莫雨形象大概就和需要改造的失足少年差不多了。

穆玄英整理了一下莫雨带来的干净衣物,思索着还得再给莫雨买一些,顺带还要去给莫雨剪剪头发,好好打理一下,穆玄英相信自己的眼光,莫雨清爽后一定帅气逼人。

如此想着,穆玄英心情极好,推开门要给莫雨送换洗衣物,刚巧莫雨洗毕,光溜溜地站在他面前擦头发。

穆玄英好巧不巧地视线偏下了一点就仿佛看到了老鹰的影子,不禁联想到了自己,脸又红了。

莫雨看他表情怪异,毛毛这小脑袋里能想什么他还猜不到吗?

于是莫雨坏笑道:“怎么,你要比?”

“才没有!!!小雨你都在想啥!!!”穆玄英跟炸了毛似的,惊慌失措地放下衣服就准备开溜。

莫雨一把抓住他,然后摁到梳洗台上:“叫哥。”

前几次顺着穆玄英,没有及时提醒,现在这种情形下,岂能放过大好时机表明立场。

穆玄英慌得眼神都要打圈圈,只回了句。

“小雨哥,你先穿衣服!!!”


 
评论(3)
热度(22)
© shiro|Powered by LOFTER